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太不要脸了 刚才在电脑里翻出前年还是去年年初写的两章《壁花少年》 惊呼:“谁写的?!然后呢?!怎么坑了?!”

突然萌
以前看漫画的时候都没有在意过这对
又是一对冷cp啊

小歌与松鼠:

天呐原来是这样
我之前听他的访谈误认为他年纪比我小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说话的方式非常像小孩子,我以为他只是喜欢简单的讲话而已
没想到是失读症……

ironspider:

荷兰在学校成绩一直不好,他父母一直鼓励他努力过就好,成绩不重要。他曾经在学校被同学欺负。有些单词他直到现在都不会念,比如croissant。他现在讲话的单词词汇量和语法都很简单,听上去总像是个单纯的孩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失读症。

荷兰从小被确诊为失读症患者,表现为注意力失调和读写障碍。这种症状是毕生无法根治的。
他现在能够成为一个出色出名的演员,其中究竟付出了比常人多了多少倍的努力,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数以千计的采访中,他也很少提及自己的症状。大家都拿croissant来取笑他的时候,他开玩笑说这个梗太老了,希望能换个新梗。这是个多么温柔甜蜜善解人意的年轻人啊。

他拍蜘蛛侠的时候学美语,拍朝圣的时候学盖尔语,在韩国宣传的时候学韩语(喂😂😂😂)看到这样的他,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努力呢?

荷兰鸡汤,你喝不喝?😏

你说你孤独,就像很久以前,火星照耀十三座州府。

这几个月的我

咳嗽,喷嚏,和爱你

樱井翔坐在医院输液室的椅子上,左手挂着点滴,口罩后不时传来闷闷的咳嗽声。


感冒真是一种令人感到十分困扰的病了,说不上有多难受,却也让人浑身不舒服,再加上无法抑制的咳嗽,时不时的喷嚏和说话时浓重的鼻音,可以说是非常讨厌了。


普通人感也就是不舒服罢了,而对深夜电台主持人樱井翔来说,感冒还十分影响到了他的工作。


这不,吃药一周都没见效,终于来医院看了医生,吊上了点滴。


啊啊,真希望这针打完就能马上好起来,已经不好意思让别人代班了呢。



医院的输液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安静,悬挂在最前方的电视机上播放着无聊的电视节目,偶尔有病人和家属小声交流,声音窸窸窣窣的,却也不吵闹,樱井翔在空调的暖风中昏昏欲睡。


坐在左边的小朋友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樱井翔费力地抬起眼转头看过去,小朋友好像很怕打针,看到护士拿着药瓶走过来就已经开始掉眼泪,家长在一旁一边扮护士固定了孩子的手臂方便打针,一边对输液室里的其他人低声道歉。


樱井翔被惊醒后丧失了睡意,开始望着点滴发呆。


他突然想起一个笑话,是很久以前他给二宫和也讲过的。




“nino,nino,我给你讲个笑话!”樱井翔冲进宿舍兴致勃勃地对正坐在桌前打游戏的二宫和也说到。


二宫和也头也没回,用后背回答樱井翔:“哈?你能讲出什么好笑的笑话?”


无视了二宫和也话里满满的吐槽,樱井翔直接开始讲:“从前有个人在医院输液,看着头顶上的吊瓶突然笑了起来,别人问他‘你笑什么啊’,你猜他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


“他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说,我笑点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人就是你吧樱井翔你笑点可真低啊?!”




于是,正在看着点滴瓶的樱井翔先生,在想起这个笑话之后,开始“嗤嗤”地笑了起来,一个没控制好还笑出了声。


……真 · 笑点滴啊樱井翔。


右边各一个座位的位置上来了一对老夫妻,妻子安静地坐在椅子上输液,丈夫在一旁站着听着医生的嘱咐,不一会儿急匆匆地出去买了药和热热的包子回来。


啊真是的突然饿了呢!


记得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熬夜做完作业,自己总是去24小时便利店买热热的包子回来揪着昏昏欲睡的二宫和也,逼两个人都吃了东西再睡。


那时樱井翔一直觉得二宫是个不会照顾人的小鬼,经常熬夜打游戏或者做作业不吃东西,然后拉着窗帘睡一天,久而久之就有了胃病。樱井翔觉得自己身为室友,有必要监督自己的室友好好吃饭,所以每每二宫忙着打游戏错过饭点的时候,热心好室友樱井翔都在餐厅买好饭不停催着他吃饭,就差给直接喂到二宫和也嘴里去了。


直到大三的时候樱井翔踢球不小心扭了脚,那段时间二宫和也任劳任怨,每天搀扶樱井翔上下课,替樱井翔打饭,帮樱井翔擦药,连游戏也不玩了,甚至还帮樱井翔洗衣服。


樱井翔特别感动,在某个晚上二宫和也帮他擦完药后,心一热,凑过去“吧唧”在二宫和也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下不要紧,两人的脸都“腾”地一下红了,二宫和也还坐在樱井翔的床边没来得及起身,别扭地把脸转过去,露出来的脖子上的皮肤也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


“ni、nino,我……”樱井翔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宫和也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肩膀,小小声地吐槽着:“流氓。”


樱井翔一下来劲了,嘿我就流氓了,反正我就是喜欢你!这么想着扶着二宫的肩膀把人转过来,对准嘴唇又亲了下去。


二宫和也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


过了一会儿樱井翔感觉对方紧紧地攥着自己睡衣的下摆,他一下感觉温暖的一塌糊涂,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被一只叫“nino”的小猫轻轻挠着一样,痒痒的。


樱井翔伸手把二宫和也揽到怀里,埋在对方颈窝里闷闷地说:“nino,我超喜欢你的……”


好像过了一年那么久,他听到二宫和也小猫一样用很小的声音回答他:“我也喜欢你。”




想到这里,樱井翔先生又开始冲着点滴傻笑。(


手机突然微微震动,打开一看是亲友群里松本润问樱井翔病有没有好一点。樱井翔回复表示已经在打针了,应该很快就会好。身为亲友兼主治医生的相叶雅纪在群里向大家打包票,自己一定会治好翔君的大家请务必放心!平日不善言辞的大野智也发了两个拥抱的表情安慰樱井翔。


二宫和也大概是在忙工作没有看手机,不过看到那两个拥抱的表情,樱井翔又想到了自家恋人。


大概是临近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大家四处碰壁诸事不顺,樱井翔一时心烦对着二宫说了过分的话,虽然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但二宫还是生了很大的气,气到那天晚上一直到回宿舍洗漱完准备躺下睡觉都没有再理樱井翔,任凭樱井翔跟在自己身后道了一路的歉。


樱井翔委屈巴巴地在寝室中间手足无措地看着二宫和也一言不发地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二宫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樱井翔。


“nino……”


“抱。”


二宫和也嘟着嘴,冲着樱井翔张开双臂。


樱井翔抱住二宫和也的时候眼睛热热的眼泪差点流下来,“nino,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哥哥,醒一醒。”


樱井翔揉着眼醒来,看到左边的小朋友在轻轻推着自己的胳膊,“哥哥,你的药马上就要打完了。”


“啊,谢谢你呢。”


樱井翔按亮手机,发现二宫几分钟前发来消息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拉面。”回复了消息,樱井翔咳嗽了几下,叫来护士拔掉了针头。


走出医院大门,一阵冷风吹来,樱井翔硬生生又打了一个喷嚏,他一边往家走一边又摸出手机给二宫和也发消息。


“nino,我刚才突然想到,这世间无法抑制的三件事,我现在都占全了。”


“咳嗽,喷嚏,和爱你。”



………………………………………………

感冒三个多星期了还不好,吃药打针都来过一遍了还是没有起色

难受的一匹QWQ

输液的时候迷迷糊糊想到的桥段,写的乱七八糟,大家随意看看就好OTZ

以及,是因为我万年单身的缘故吗感觉怎么写都不够甜啊QAQ

没有灵感没有梗写不出来 难受

柴犬

学生时代背景



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樱井翔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看到前座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的座位空空的,让樱井翔都可以直接看到前前座的相叶雅纪了。

到午休的时候樱井翔终于忍不住了,他走到相叶雅纪身边:“aiba桑,今天nino怎么没有来?”

相叶雅纪抬头神色复杂地看了一会儿樱井翔,叹了口气站起身:“你跟我来。”

走到校园一角,相叶雅纪吹了声口哨,然后,从隐蔽的角落里,跑出来一只小小的巴掌大的,黄色的小柴犬。

“这个就是二宫和也。”

“what?!”樱井翔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有点傻fufu的小柴犬,“nino变成柴犬了?!”

“不,不是nino变成柴犬了,是柴犬变成了nino。”相叶雅纪表情严肃的摇了摇头。

“……?”

“nino本身就是一只柴犬,准确来说他是汪酱星球的外星人,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地球来。他一直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接受不了。”

“啊……那nino怎么不变回人呢?”樱井翔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汪酱星人是要汲取爱的能量来维持人形的,最近你们一直冷战,nino他能量不足就变回原形了。”

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怀里那只巴掌大的小柴犬,那眼睛,那神态,越看越像二宫和也,他心里一酸,伸出手把小柴犬搂进了自己怀里:“好了好了,不管nino是什么物种,都由我来养!”

整整一下午,樱井翔都在陪着nino柴犬玩儿,玩儿累了就把小柴犬放在自己连帽衫的帽子里走来走去,让他只探出头来看外面。

第二天一大早,樱井翔也早早到了学校,走到那个角落里去叫出小柴犬,给它喂牛奶。

小柴犬欢快地舔着牛奶,樱井翔蹲在旁边慢慢地摸着它的毛,委委屈屈地开口:“nino,我错了,我们不要冷战了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一起上课,一起玩游戏,你吐槽我我也不会生气的,更不会惹你生气了,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呀。”是nino的声音。

樱井翔惊喜地一把抱起正在喝牛奶的小柴犬,“nino你要变回来了是不是!我用爱发电成功给你能量了吗?!”



“啪。”

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樱井翔抱着小柴犬愤怒地转过身,却看到了人形的二宫和也。

???

樱井翔的目光在怀里的小柴犬和对面的二宫和也的身上来回转了好几遍,脑洞开了又开,然后伸手指向人形二宫和也:“你是什么妖怪变成我们家nino的样子!”

“啪。”

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樱井翔你是吃错药了吗怎么我一天不见你你就傻成这个样子?!”

樱井翔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二宫和也,余光却瞥见了角落里准备偷偷开溜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你给我过来!!!”


好吧,这整件事呢,其实就是相叶雅纪这人捡到一只无家可归的小柴犬,家里又不能养就只好藏在学校的角落里,又刚好碰到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冷战,他就编了个这么拙劣的“科幻大戏”,但是……

“谁能想到聪明如sho桑竟然会相信呢……”相叶雅纪还想为自己辩驳。


总之呢,最后樱井翔和二宫和也还是皆大欢喜的和好啦!

“nino,我刚才给狗说的话,其实都是说给你听的。”

“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啊……?”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在我心里,狗就是你,你就是狗,我说的那些话都是想对你说的。”

“……你还是别说话了。”二宫和也红着耳朵说到

爱你

穆勒的手帕:

你真棒 我真喜欢你 你真可爱

转载自:兔司基萌

不用等到那一天,我现在已经在掉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