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咳嗽,喷嚏,和爱你

樱井翔坐在医院输液室的椅子上,左手挂着点滴,口罩后不时传来闷闷的咳嗽声。


感冒真是一种令人感到十分困扰的病了,说不上有多难受,却也让人浑身不舒服,再加上无法抑制的咳嗽,时不时的喷嚏和说话时浓重的鼻音,可以说是非常讨厌了。


普通人感也就是不舒服罢了,而对深夜电台主持人樱井翔来说,感冒还十分影响到了他的工作。


这不,吃药一周都没见效,终于来医院看了医生,吊上了点滴。


啊啊,真希望这针打完就能马上好起来,已经不好意思让别人代班了呢。



医院的输液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安静,悬挂在最前方的电视机上播放着无聊的电视节目,偶尔有病人和家属小声交流,声音窸窸窣窣的,却也不吵闹,樱井翔在空调的暖风中昏昏欲睡。


坐在左边的小朋友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樱井翔费力地抬起眼转头看过去,小朋友好像很怕打针,看到护士拿着药瓶走过来就已经开始掉眼泪,家长在一旁一边扮护士固定了孩子的手臂方便打针,一边对输液室里的其他人低声道歉。


樱井翔被惊醒后丧失了睡意,开始望着点滴发呆。


他突然想起一个笑话,是很久以前他给二宫和也讲过的。




“nino,nino,我给你讲个笑话!”樱井翔冲进宿舍兴致勃勃地对正坐在桌前打游戏的二宫和也说到。


二宫和也头也没回,用后背回答樱井翔:“哈?你能讲出什么好笑的笑话?”


无视了二宫和也话里满满的吐槽,樱井翔直接开始讲:“从前有个人在医院输液,看着头顶上的吊瓶突然笑了起来,别人问他‘你笑什么啊’,你猜他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


“他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说,我笑点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人就是你吧樱井翔你笑点可真低啊?!”




于是,正在看着点滴瓶的樱井翔先生,在想起这个笑话之后,开始“嗤嗤”地笑了起来,一个没控制好还笑出了声。


……真 · 笑点滴啊樱井翔。


右边各一个座位的位置上来了一对老夫妻,妻子安静地坐在椅子上输液,丈夫在一旁站着听着医生的嘱咐,不一会儿急匆匆地出去买了药和热热的包子回来。


啊真是的突然饿了呢!


记得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熬夜做完作业,自己总是去24小时便利店买热热的包子回来揪着昏昏欲睡的二宫和也,逼两个人都吃了东西再睡。


那时樱井翔一直觉得二宫是个不会照顾人的小鬼,经常熬夜打游戏或者做作业不吃东西,然后拉着窗帘睡一天,久而久之就有了胃病。樱井翔觉得自己身为室友,有必要监督自己的室友好好吃饭,所以每每二宫忙着打游戏错过饭点的时候,热心好室友樱井翔都在餐厅买好饭不停催着他吃饭,就差给直接喂到二宫和也嘴里去了。


直到大三的时候樱井翔踢球不小心扭了脚,那段时间二宫和也任劳任怨,每天搀扶樱井翔上下课,替樱井翔打饭,帮樱井翔擦药,连游戏也不玩了,甚至还帮樱井翔洗衣服。


樱井翔特别感动,在某个晚上二宫和也帮他擦完药后,心一热,凑过去“吧唧”在二宫和也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下不要紧,两人的脸都“腾”地一下红了,二宫和也还坐在樱井翔的床边没来得及起身,别扭地把脸转过去,露出来的脖子上的皮肤也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


“ni、nino,我……”樱井翔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宫和也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肩膀,小小声地吐槽着:“流氓。”


樱井翔一下来劲了,嘿我就流氓了,反正我就是喜欢你!这么想着扶着二宫的肩膀把人转过来,对准嘴唇又亲了下去。


二宫和也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


过了一会儿樱井翔感觉对方紧紧地攥着自己睡衣的下摆,他一下感觉温暖的一塌糊涂,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被一只叫“nino”的小猫轻轻挠着一样,痒痒的。


樱井翔伸手把二宫和也揽到怀里,埋在对方颈窝里闷闷地说:“nino,我超喜欢你的……”


好像过了一年那么久,他听到二宫和也小猫一样用很小的声音回答他:“我也喜欢你。”




想到这里,樱井翔先生又开始冲着点滴傻笑。(


手机突然微微震动,打开一看是亲友群里松本润问樱井翔病有没有好一点。樱井翔回复表示已经在打针了,应该很快就会好。身为亲友兼主治医生的相叶雅纪在群里向大家打包票,自己一定会治好翔君的大家请务必放心!平日不善言辞的大野智也发了两个拥抱的表情安慰樱井翔。


二宫和也大概是在忙工作没有看手机,不过看到那两个拥抱的表情,樱井翔又想到了自家恋人。


大概是临近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大家四处碰壁诸事不顺,樱井翔一时心烦对着二宫说了过分的话,虽然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但二宫还是生了很大的气,气到那天晚上一直到回宿舍洗漱完准备躺下睡觉都没有再理樱井翔,任凭樱井翔跟在自己身后道了一路的歉。


樱井翔委屈巴巴地在寝室中间手足无措地看着二宫和也一言不发地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二宫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樱井翔。


“nino……”


“抱。”


二宫和也嘟着嘴,冲着樱井翔张开双臂。


樱井翔抱住二宫和也的时候眼睛热热的眼泪差点流下来,“nino,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哥哥,醒一醒。”


樱井翔揉着眼醒来,看到左边的小朋友在轻轻推着自己的胳膊,“哥哥,你的药马上就要打完了。”


“啊,谢谢你呢。”


樱井翔按亮手机,发现二宫几分钟前发来消息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拉面。”回复了消息,樱井翔咳嗽了几下,叫来护士拔掉了针头。


走出医院大门,一阵冷风吹来,樱井翔硬生生又打了一个喷嚏,他一边往家走一边又摸出手机给二宫和也发消息。


“nino,我刚才突然想到,这世间无法抑制的三件事,我现在都占全了。”


“咳嗽,喷嚏,和爱你。”



………………………………………………

感冒三个多星期了还不好,吃药打针都来过一遍了还是没有起色

难受的一匹QWQ

输液的时候迷迷糊糊想到的桥段,写的乱七八糟,大家随意看看就好OTZ

以及,是因为我万年单身的缘故吗感觉怎么写都不够甜啊QAQ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