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Popcorn (2)

大家好我今天也来更新了  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是日更吧……


重感冒真的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头好疼啊呜呜呜


鼻子里像卡了一块砖(x


即使是这样也坚持更新了QwQ




-----------------------------------------------------------------------------




2.


 


相叶雅纪是个十分热爱庆祝和聚会的人。


 


 


自他的发小二宫和也来到东京之后,他已经发起了各种庆祝——二宫搬了家庆祝(虽然那天他失恋了并没有庆祝成功)、二宫第一天上班庆祝、二宫游戏通关庆祝、二宫上班一周没有迟到庆祝、每个月发薪日庆祝……


他不光喜欢拉上二宫一起去庆祝,还喜欢拉上同一个办公室的老师一起庆祝。比如教化学的松本老师,教美术的大野老师,还有教英语的樱井老师。


 


 


 


“润、润君……我跟你打赌,我跟相叶,肯、肯定是我倒下的比较晚,不、不信你看着……”


这月的发薪日,五人照例到居酒屋喝酒。


小包间里的灯光有些暗,二宫和也喝得醉醺醺的,眼睛里朦朦胧胧的好像蒙上了一层雾,左手紧握着杯子,脸上挂着微笑,假装自己没喝醉,非要跟松本润打赌。


松本也没好到哪儿去,听到二宫跟自己说要打赌,眯着眼睛胳膊胡乱一挥,正好打到旁边正托着腮发呆的大野智,大野智默默往旁边躲了躲,和坐在角落的樱井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摇摇头叹了口气。松本润大声说:“……好!本大爷就赌相叶君倒下比较晚!赌……赌……赌明天A班的晚修!”


……A班明天本来应该是松本润带班上化学的晚修。


 


旁边已经躺在地板上的相叶听到二宫要打赌,一个鲤鱼打挺——没起来,仍旧躺在地上,左手抬起指向天花板闭着眼睛喊:“我我我还能再喝十杯呢!……sho酱!sho酱?!”


一直在角落努力避开那三个发酒疯的人闷着头吃的樱井翔听到相叶雅纪叫自己,忙不迭的把手里的寿司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回应:“唔啊啊啊?肿么了肿么了?”


相叶雅纪翻了个身,趴在地上,两只胳膊撑起上半身,像个小海豹一样,眼睛还是没有睁开:“我也要跟sho酱打赌!!!如果我先比nino倒下明天B班体育课就让给你做英语测验!”


……白天的时候樱井翔是找过相叶雅纪说想占用B班体育课做英语测验来着。


樱井翔心想这可是你说的,他点点头,结果发现相叶并没有睁开眼睛,于是他大声说:“好!”


话音刚落,相叶雅纪就胳膊一软,整个人“轰”地趴在了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了。


松本润看到相叶倒下,发出了一声哀嚎。


樱井翔扶着额头心想这人明天早上起来还能不能记得自己打过的赌啊……


 


 


 


第二天下午相叶果然忘记了自己醉酒打过的赌。


冒着大太阳站在操场中间等了十分钟也没有一个B班的学生来上体育课,相叶气得要死,这帮小兔崽子经常嫌热就旷体育课,这回可好竟然敢一个人都不来!


相叶转身进了教学楼,跑到B班门口,“咣当”一下推开门,正想骂为什么没人去上体育课,就看到教室里的樱井翔和学生们一脸震惊地回过头看着他。


相叶一下就懵了,刚才推开门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他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又生病了?”


……好像所有的老师都喜欢让体育老师生病。


 


 


相叶垂头丧气的走回办公室,趴在办公桌上哭丧着脸,二宫凑过来问他怎么不开心,他嘟着嘴说:“sho酱突然占用了我的体育课做英语测验,还不提前告诉我,害我在太阳底下站了十分钟!我都要晒黑了!”


二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是当真忘记了昨晚打过的赌啊。他拍拍相叶的头,安慰他说:“没关系没关系,十分钟而已黑不了的,就算晒黑了,咱办公室里不还有大野桑给你垫底呢嘛!”


正低头看学生画作的大野智听到二宫的话,抬头冲相叶傻笑了一下。相叶打了个哆嗦,心想小和你废话,大野桑一到假期就出海钓鱼,他不垫底谁垫底?!


 


 


樱井翔下课回到办公室,说在路上遇到了教导主任,主任说这月的教案该交了。相叶听到这个消息又发出一声惨叫,天地良心他真是个优秀的体育老师,但是他平生最不会写就是教案,对他来说写教案比写情书都难,所以每次交教案的时候他都心惊胆战。学校的规定是每个办公室交一位老师的教案抽查,以前他们四个都是轮流交,有那么三个月相叶还能偷个懒,可自从二宫进了这个办公室,抽查教案时就变成了“爱吃炸鸡的交”“菱形嘴的交”“长得像兔子的交”“生日在十二月的交”……


“这次谁交教案?”相叶小心翼翼的问。


樱井还没说话,二宫的小尖嗓就突然冒出一句:“身高175以上的交!”


相叶服气的从抽屉里抽出崭新的教案本开始狂补教案。


 


 


 


晚修时间,二宫拿起教科书出了办公室,走上长长的走廊。


天还没有完全黑,从走廊望出去,低低的夕阳透过云层把操场染成了橙色。初夏傍晚的风还有些凉意,二宫穿着短袖,一吹风就感觉胳膊上起了小小的鸡皮疙瘩,他有些犯懒,不想回办公室去拿外套,就抱着胳膊继续往前走。


这么走着的时候,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樱井翔。


樱井翔应该是刚从教导处出来,怀里抱着一大叠发回来的教案,看到二宫,他微笑起来。


“二宫桑,去给A班上晚修吗?”


二宫心想昨天晚上你樱井翔还确实是没喝多啊,这都记得。


他冲樱井翔点点头,说:“松润因为打赌输了今天脸黑了一天呢。”


樱井翔歪着头说:“要是被学生知道了咱们是喝醉酒了打赌赢到的晚修和体育课,会不会一点教师的尊严都没有了呢。”


二宫听到他的话也忍不住跑起了火车:“没关系没关系,就算丢人也是相叶和松润两个输了的人比较丢人。”


 


两人对视着傻笑,一阵风吹过,二宫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他吸吸鼻子,心想要不还是回办公室去拿外套吧。


怀里突然被人塞了一叠教案,二宫手忙脚乱的抱住,看到站在自己对面的樱井翔脱下了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又从二宫怀里接过教案,说:“快上课了,回办公室取外套该来不及了,先穿我的吧,反正我等下也要在办公室改今天B班测验的卷子,可以等你下了晚修回来。”


二宫点点头,穿好樱井的外套:“那我先上课去了。”说完往教室走。


走了两步,二宫听到樱井翔在背后低低的叫了一声“nino”。


二宫疑惑地转身看着樱井翔,认识樱井翔以来,他一直叫自己“二宫桑”,还从未像其他人那样叫过自己“nino”。


 


他看到樱井翔踌躇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小心翼翼地开口说:“nino,你不记得我了吗?”






-----------------------------------------------------------------------------




好了我进被窝了......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