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Popcorn (3)

今天意外地更的很早呢


-----------------------------------------------------------------------------

3.

 

樱井翔的大学时光几乎是完美的。

高分入学,课业成绩常年第一,在校足球队大放异彩,有一群能一起打闹的朋友,身边也从未缺过女孩子。

虽然他染金发,打耳钉,但并不妨碍他是个优秀的人。

为什么说“几乎”呢,因为他的档案并不完美——因聚众斗殴记了一次大过。

 

那是一次足球赛之后,大获全胜的他们兴奋地去校外的小酒馆喝酒。那时年轻气盛的樱井翔酒量还没有现在这么好,又因为高兴,几杯酒下去就飘了起来。

这时旁边的桌子传来“咣当”一声,转头看过去,是酒馆的服务生不小心打翻了隔壁桌的杯子。

隔壁桌坐了一桌小混混,看到杯子被毛手毛脚的服务生打翻了自然不肯放过,领头的那个直接揪住了服务生的领子,服务生低着头,不住地道歉。

酒馆老板在柜台后看到这边起了争执,急忙跑过来点头哈腰的跟服务生一起道歉。

 

樱井翔看着那个服务生,个子不高,猫着背,头发毛茸茸的,被人揪住了领子大概很不爽,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却垂在身体两侧,低着头不停地道着歉。

领头的混混很不屑的说:“这样就行了吗?!”其他的人开始吵吵闹闹地非要让服务生下跪道歉。

 

听到“下跪”两个字,小个子服务生的拳头攥的更紧了,但他依然没有动作,倔强的偏过头,也不再说道歉的话。

看到领头混混脸变的更黑,酒馆老板急忙出来打圆场:“哎呀,我们这个小服务生新来的,他也不是故意的,这次就放过他吧……”

“放过他?说得轻巧!必须给我们老大下跪道歉!”

“对!必须给我们老大下跪!”

……

酒馆老板看着一桌小混混都不好惹的样子,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小服务生,说:“你就给他们下跪道个歉吧!啧,真麻烦……”

樱井翔看到服务生的身影突然僵硬了起来。

 

 

樱井翔这边足球队的队长冈田君也喝的不少,一直皱着眉看着那边吵吵闹闹的,这时终于站起来发话了:“喂,人家只是个小服务生,再说碰翻了杯子而已也没伤着人,你们这样欺人太甚了吧!”

一直低着头的小服务生听到这边有人发话,大概是很惊讶,他猛地抬起头,视线正好对上了樱井翔的。

前发大概是因为出了汗,有几缕湿湿地贴在额头上,皮肤很白,薄薄的嘴唇抿得很紧,下巴上有颗痣看得人心痒痒的。

还有他的眼睛,瞳仁是浅浅的琥珀色。

抬起头看向自己时的眼神湿漉漉的。

樱井翔心想,他不会是要哭了吧?

 

下一秒,樱井翔的拳头已经挥向了那个领头混混的脸。

 

原本安静的小酒馆突然变得嘈杂起来。

 

在一片混乱中,樱井翔看到了一道银光冲着自己过来,他想那大概是刀子吧。

 

 

 

樱井翔头疼欲裂的醒来,看到周围一片白色,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

医生正好走进病房,看到樱井醒来,冲他点点头。

“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外加左脚扭伤,年轻人啊,醉酒闹事可不好……”

 

樱井翔刚想反驳我这明明是助人为乐来着,就听到了医生的后半句话。

“……跟你一起送过来的那个小个子腹部挨了一刀,还没醒呢。”

 

是那个小个子服务生?!

 

樱井翔不顾医生的惊呼掀开被子跳下床,推开医生想要拦住他的手一瘸一拐地跑出病房。

两秒之后他又从门口探出头。

“……他在哪个病房?”

 

 

樱井翔趴在病房的门上,隔着房门上的玻璃窗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小服务生,心情复杂极了。

刚才医生的话还回荡在耳边。

“……听送你们来的朋友说那个小个子是替你挡了那一刀啊,等他醒了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但是樱井翔并没有等到道谢的机会。

 

听说儿子因为醉酒斗殴进了医院,樱井的父亲母亲急匆匆赶到医院,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他一顿,听医生说伤得不重可以出院后不顾樱井翔的反对急匆匆地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学校就听到樱井翔被记大过的消息,樱井爸爸气的将樱井翔禁足在家。

 

半个月后出了家门的樱井翔第一时间就是跑去医院,却被告知小服务生已经出院,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他问遍了足球队的人,结果也没有人有小服务生的联系方式。

樱井翔不死心地跑去那天喝酒的小酒馆,小服务生已经辞掉了那里的打工。他一连去了一个星期的小酒馆,酒馆老板林先生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怕他是来找小服务生算账的,他也仍然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

 

他对小服务生的了解,只有医院登记的姓名。

 

二宫和也。

 

 

樱井翔从那之后都变得有些沉默,开始循规蹈矩的生活,按时上课,及时交报告,足球也不踢了,酒也很少再喝,头发染回了黑色,耳钉也被摘下锁在柜子里。

大家都只当他是转性了。

樱井翔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说他醉酒聚众斗殴也好,说他的改变是因为被记过了认怂也好,他都不在乎。

他在意的是替他挨了一刀子的二宫和也。

但是那个猫着背,眼神湿漉漉的小服务生,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过。

 

所以那天在电影院,看到相叶身边的二宫和也,樱井翔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想这一定是长相相似的另一个人。

但是接下来这个人就向他自我介绍了。

“二宫和也,请多指教。”

 

樱井翔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惦记了多年,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人,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还即将和自己成为同事,他差点当场就问出“你还记得我吗”。

但是后来樱井翔发现二宫和也似乎并不记得他。

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二宫的长相没怎么变,但自己确实变了不少吧,更何况当时还金发耳钉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

樱井翔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向二宫提起当年的事,他怕自己听到二宫说“完全不记得”,也怕因为自己让二宫回忆那件并不愉快的往事。

但是今天,他在走廊上看到二宫抱着胳膊有些瑟瑟的样子,一瞬间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小酒馆昏暗的灯光下一直低着头的小服务生。

夕阳把二宫的脸染的红扑扑的,他看到二宫穿着自己的外套,咧开猫唇眯起眼睛笑的一脸纯良,忽然心里涌起了一股冲动,想要离二宫近一些,在近一些。

 

 

“nino,你不记得我了吗?”

 

 

二宫和也听到樱井翔的这句话,第一反应就是——卧槽难道这人已经知道了那天偷吃他爆米花的人是我了?!他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想让我赔他的爆米花?!樱井翔这个大吃货被别人抢了吃的一定很气吧?!但是爆米花已经进了我嘴里我还能给他吐出来不成???想让我掏钱给他重新买也是不可能!我我我我就死不认账他还能怎么样反正他当时已经睡着了!

 

二宫支支吾吾的回复:“sho、sho桑,你、你在说些什么啊,咱们同一个办公室天天见呢我我我怎么会不记得你,你突然说这样的话好奇怪啊……”

 

樱井翔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上课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他看着二宫和也逃也似的向教室跑去,丢下一句“上课要来不及了”就不见人影了。

樱井翔站在原地,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嘛,记不记得都没关系,你不要再消失就好了。

 

 

拐角处,二宫和也靠在墙壁上,呆呆地看着自己身上的外套。

怎么可能不记得,怎么会忘记呢。

 

第一次见到樱井翔的时候,确实没有想起来,只是觉得眼熟。

后来有一次,和相叶聊天的时候提到樱井翔,自己当时说“翔君一看就是个很立派的人呢一脸精英相”。听到自己的话,相叶吵吵闹闹地从口袋掏出手机说“一定要给你看一下现在精英相的翔君大学时期不良的样子”。

然后就在相叶手机上看到了自己心底挂念了很多年的那个人。

相叶还在旁边唠唠叨叨的说:“有一次我们在翔君家喝酒,我在他书架上看到了这张他大学时期的照片,那时候看起来完全就是个不良少年啊,跟现在感觉差了好远呢……”

相叶再说什么二宫一点也没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全在照片上那个金发少年的笑颜上。

 

原来是他啊。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