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Popcorn (4)

越写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好好个故事被我写成这个样子真是QwQ





----------------------------------------------------------------------------




4.


松本润觉得他的同事最近有点怪。



在他眼里,樱井翔一直是个成熟稳重干练立派做事一丝不苟认真努力绝不拖泥带水犯懒癌拖延症的人,但是,樱井翔最近的表现让他对自己以前的认知产生了怀疑——樱井翔是不是被外星人当成试验品了?


他趁其他三人有课都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悄悄问大野智:“智君智君,你觉得翔君最近是不是有点怪?他老是莫名其妙就开始发呆傻笑,吓死个人!我跟你说有一次晚上我回办公室,我靠当时天都黑了办公室没开灯我以为你们都回去了,结果一开门就看见樱井翔坐在nino的桌子那儿看着nino的手机‘嘿嘿嘿’傻笑,差点没给我吓出心脏病!我问他在看什么他‘唰’就把手机收起来了不让我看!还有前天我在上班路上见到他,他副驾驶明明坐了一个人虽然我没戴眼镜看不清长相但是分明就是有一个人的,到了学校之后车上却只有翔君一个人我问他他还不承认……”



大野智一脸严肃地转向松本润:“润君,你为什么这么关注翔君,我没觉得他有什么奇怪的啊,你是不是对翔君……”


“滚蛋!”松本润瞪着眼睛抬手拍了一下大野智的头,“你一天到晚都在发呆!当然注意不到他!相叶也说翔君最近很奇怪!他个大天然都发现了!”

大野智抱着头嘟起嘴:“你知道我注意不到你还和我说……”

“还顶嘴?!”



“翔君?翔君?!你醒醒!醒醒!”


松本润双手摇晃着樱井翔的肩,企图唤醒接水接到一半突然就沉浸在个人世界里让水漫过杯沿洒了一地的樱井翔。

“……啊?啊!”

樱井翔慌乱地关上饮水机,“嘿嘿”傻笑了两声,捧着杯子走回自己的座位。

二宫和也从堆的高高的作业本和卷子中露出两只眼睛,看了看松本润,又顺便瞅了眼樱井翔,发现后者同样在看着自己,他“嗖”地一下躲回书山中,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耳朵却红了起来。






“nino,你其实记得我的对吧。”


那天晚上下了晚修,二宫和也拖着有些犯困的身体回到办公室,看到站在他办公桌前的樱井翔手上拿着他放在桌上的手机,一脸的自信和迷の微笑。


二宫心想完了完了完了之前相叶把樱井翔那张大学时期的照片传给了他,他手贱设置成了壁纸。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把壁纸设置成上次偷拍樱井翔在办公室睡觉睡的口水都流出来的照片!

等等为什么还是樱井翔?!

壁纸就不能换个人么?!

二宫和也呀你你你你完啦!!!!!



二宫呆站在办公室门口进行激烈地内心自我吐槽的时候,樱井翔已经绕过办公桌走到二宫面前。


“nino,这些年我一直都想见你。”





“呐……sho桑,你你你其实不用这么愧疚的当年你也是帮我再说我伤的不深而且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早都不放心上了你看我我我早都好了不信你看啊!”



二宫和也无奈地看着面前一脸委屈快哭出来的樱井翔,心一横撩起上衣下摆,露出圆滚滚的一块腹肌,上面只有一条浅到几乎快要看不见的疤痕,是当年手术留下的痕迹。


樱井翔哭丧着脸看着二宫和也,心想你说的轻巧,再怎么说也是挨了一刀子,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就算你不放心上了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再说我还没有跟你当面道过谢呢……



然后樱井翔的手鬼使神差地伸向了二宫和也的小肚子。




樱井翔发现自己的手在抚摸那条疤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天啊我这是在干嘛啊我我我我摸nino干嘛啊虽然nino很可爱我好像似乎是有点喜欢他我但是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啊啊啊我我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这手呢nino会不会觉得我是变态啊啊啊啊啊?!

他瞬间在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二宫生气了,他就立马抱着二宫哭哭到二宫不生气为止。

他简直想为自己这个明智的决定鼓掌叫好。





二宫和也看到樱井翔的手伸向自己的时候整个人就屏住了呼吸,当樱井翔的手抚上那条疤的时候,二宫和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樱井翔你你你有话好好说上手干嘛啊虽然老子好像挺喜欢你的但是你你你月黑风高你调戏良家妇男啊!



最后是樱井翔没忍住一哆嗦打了个喷嚏才打破了僵局。


两人像触电一样迅速同时弹开,齐齐抬头望天。





“那……那个……nino啊……”樱井翔战战兢兢地微微偏了一下头,用余光瞟着身边的二宫和也。

“啊……啊?怎、怎么了?”即使只是余光樱井翔也看到了二宫的耳朵已经红透了,脸上也飘着一丝可疑的红晕。

“我我我一直都没有跟你道过谢呢……”


樱井翔像突然打了鸡血一样站直在二宫对面,看着他的眼睛吼出一句“真的十分感谢!”脸憋得通红,然后弯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二宫和也被樱井翔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得浑身一抖,反应过来后拍拍樱井翔的背说:“没事没事我不都说了没关系了。”

“不行!二宫和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二宫心想是不是救命恩人我不知道,当年那一刀不偏不倚刚好帮我切了快坏掉的阑尾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其实。

但是这种有些哈子噶西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樱井翔的。


“那……你想怎么样啊……”

“请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

“好了好了你能不能先站直呢……”

樱井翔站直身子,目光炯炯地看着二宫和也。

二宫感觉自己的脸好像又要红起来了。


——好你个樱井翔,眼睛大了不起?!


“嘛,刚好我摩托车坏了送去了修理厂,修理的这段时间就你来送我上班吧。”

“好!!!”





从那天之后樱井翔就觉得自己好像病了,一种叫做“看到二宫和也就满心欢喜”的病,搞不好还是个绝症。

——啊啊啊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啊一看到nino的脸nino的笑颜nino圆圆的手指和小肚子(X)就发自内心的喜悦啊。

他知道自己这种表现确实是有点痴汉,但是但是——这都怪二宫和也太可爱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同性别的人,但是如果对方是二宫和也的话,这种感觉似乎一点也不坏……而且还很好呢!

想到这里,樱井翔又“嘿嘿”傻笑了两声,坐在角落办公桌的松本润看到樱井翔这幅样子,心情复杂地摇摇头,叹了口气,打开搜索网页输入“精神病的前兆”。









相叶雅纪觉得他的发小最近有点怪。


从他记事起,二宫和也的毒舌就伴随着他长大,有二宫的地方就一定有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哭丧着脸的相叶雅纪——当然后来他练就了一身厚皮二宫再怎么毒舌S他他也能悠然自得的左耳进右耳出。


但是nino最近两天都没有吐槽他了!!!

两天!!!

天啊!这正常吗?!当然不!要知道nino可是靠积攒吐槽的能量生存的啊要不他怎么能做到不吃不喝的打一天游戏呢!




“智君你猜怎么了!nino他两天都没有吐槽我了诶!!两天诶!!!是不是很不可思议!!!!”相叶雅纪摇晃着刚午睡起来还迷迷糊糊眼睛只睁开了一半的大野智。


——所以说相叶雅纪你是个ドM???



相叶把脸凑到大野智跟前,一脸神秘兮兮:“而且啊,nino的摩托车明明上周坏掉了,他还在跟我抱怨要骑山地车上班好累,但是这两天都没有看到他的山地车啊但是他来上班的时间还比原来早了呢但是他住的地方也没有直接到学校的公车啊你说nino最近突然性格大变而且行踪神秘他是不是被外星人抓去做奇奇怪怪的实验了他其实每天是坐飞船来上班的……”


大野智目瞪口呆地看着相叶雅纪:“nino奇不奇怪我没注意到,你……”

话没说完就被相叶pia头:“松润都说也注意到nino奇怪了你还注意不到你一天到晚都在打瞌睡当然注意不到!”

大野智抱着头,默默把后半句“你的脑洞倒是挺奇怪的”咽回肚子里,心想你怎么跟松润。一样明明了解我为什么还要找我倾诉???






直到有一天相叶神秘兮兮地凑近二宫:“nino,你最近都是坐翔君的车一起来上班的对吧!我~早~上~看~到~了~哟~”


然后他满意地看到二宫的耳朵红了。


——是谁说的天然切开都是黑的,说这句话的人出来,我保证……奖励你一个鸡腿!说的太对了!





之前有一次相叶去二宫家里蹭饭,二宫的手机撂在沙发上,相叶无聊按亮一看,立刻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nino你手机壁纸怎么是翔君?!”







“所以nino你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个当年为你打架的人是翔君啊……那你当时在电影院怎么没认出来呢?”

二宫和也心想废话,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而且那人的变化有这————么大,头发也染黑了,尖下巴六边形也成圆脸了,要不是你给我看他那张照片,我可能就真的要错过他了。





“那nino,你会跟翔君告白吗?”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