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青梅橘子汤

凌晨十二点。

车窗外的雪越来越大,寒风卷着雪花飞舞着,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堵车了。
抬头往前看去是望不到头的长龙,往后看也是差不多的情景。所有的车齐齐亮着红色的车灯,看上去有些刺眼。
樱井翔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听着车内的音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拍子。
二宫和也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车窗外的暴风雪。


车内的气氛似乎比外面的天气更加寒冷。



时间倒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十点。



“樱井翔你最好能完美的解释今晚为什么又喝多!”二宫和也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了这句话,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睛通红——这是很晚还没睡的证据。

身上还散发着酒气的樱井翔不耐烦地伸手扯了扯领带,解开衬衫最上的一颗扣子:“nino我今天很累能不能不要闹了。”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平时一贯冷静的恋人为什么今天情绪如此失控,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因为应酬喝酒,甚至都没有以前有几次喝的多,但二宫和也却像吃了火药一样整个人都炸了。

“你胃不好我一再让你不要总喝酒!你每次都说好但是从来都不放在心上!胃疼多难受你是不知道吗!”二宫和也有些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但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也没法控制!不用你管我!”樱井翔有些烦躁,口不择言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听到樱井翔的话,二宫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愣了一会儿,颓然地低下头,手垂在身体两侧,小声地喃喃到:“不需要我管你了吗……”



等樱井翔回过神来时,二宫已经穿戴好背着自己的包站在了门口。
他背对着樱井,仍旧低着头:“那我走了。”
二宫打开家门走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留樱井一人站在客厅中央发呆。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双手支着额头,睁大了眼睛开始发呆。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怎么会失控呢?



让我们再把时钟拨到晚上七点。




樱井翔打来电话,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歉意,他说nino今晚有应酬推不掉可能不能回家吃晚饭了。
二宫叹了口气,开始准备食材煮暖胃的桔味醒酒汤。
当他把青梅、橘子和糖一股脑倒入锅里的沸水中时,听到有人“咚咚咚”地敲门。
这时会是谁呢?二宫和也满腹疑惑地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位优雅的妇人。
二宫愣住了,他在照片上见过的,樱井翔的母亲。

二宫递上茶,樱井夫人微笑着接了过去,没有喝,只是拿在手中。
二宫在樱井夫人对面坐下,感觉有汗从背上冒出来,他有点慌,开始想樱井翔怎么不在怎么正巧今天有应酬。

樱井夫人看着他有些紧张的样子,微笑了起来。
“二宫君你不用紧张,我不会咄咄逼人的。”
“你和小翔的事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但是我一直也没有告诉小翔的父亲。”
“你们以前都还小,我觉得你们是因为新鲜感才在一起的,所以也没有插手,由你们去。”
“但是你看,小翔已经28岁了,不得不开始担心他今后的人生了,不知道二宫君的父母对二宫君的人生有怎样的想法,但是小翔有他的事业和抱负,我不能让他的人生偏离正轨,即使他曾经偏离,现在也该回归正轨了。”
“二宫君,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二宫沉默着。

樱井夫人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拿起包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说到:“那么我先告辞了。”
她看着二宫和也小小的身影,心里闪过一丝不忍。以前找人调查过,这孩子是个孤儿。如果是个女孩子,自己一定很欢迎他进樱井家的吧。




樱井夫人叹了口气,走出了门。


二宫和也沉默着坐在沙发上,从樱井夫人走了之后他就一动不动地坐着发呆没有动过。
他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的茶杯,已经没有热气冒出来,杯里的茶水早就冷透了。

是啊,樱井翔该有他正轨上的生活,该结婚生子。而自己是那个导致他偏离正轨的人。

直到炉火上的青梅橘子开始“咕嘟咕嘟”地发出响声,二宫才回过神来,他快步走进厨房关掉火,打开锅盖,青梅和橘子的清新的香气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
热气氤氲,二宫抬手抹了把脸,才发现脸上全是泪水。




樱井翔走进厨房,看到关掉的炉火上有一锅二宫常煮给自己的青梅橘子汤,二宫说可以养胃醒酒,樱井胃不好,每逢有应酬不得不喝酒的时候二宫就会在家煮好汤等自己回家。

樱井翔鼻子有些酸,他打开锅盖,嗅到淡淡的青梅和橘子的清香,失神地盖上盖子走回客厅坐下。

沙发缝里浅粉色的一角引起了樱井翔的注意,他顺手抽出来,是条手绢,大概是被主人忘在了这里,一角上绣着花体的字母,Sakurai。
樱井翔认出那是自己母亲的东西。
用膝盖都能想到母亲来这里找二宫和也的目的,那就也能明白二宫为什么今天情绪会失控。
像忽然回过神一样,樱井翔到玄关抓起车钥匙冲出了家门。

二宫的钱包手机和钥匙都忘在玄关处忘了带走,外面下着雪,他一个人要去哪里?!

樱井翔着急地发动了车子。

他没有目的,相叶回千叶老家了,小润和智君在旅行,依二宫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晚了去打扰同事。

樱井翔心急如焚,开着车一条街一条街地找,终于在离家很远的街上找到了二宫。
二宫穿的外套并不厚,整个人有些瑟瑟的,背着包慢慢地在街边走着,猫着背让身影看起来比平时更小了。
樱井翔把车子开到二宫身边,摇下车窗。
“nino!”
二宫和也听到樱井翔的声音,身体晃动了一下,却没搭理他,仍旧自顾自的往前走。

“nino上车吧外面冷!”
“nino!”

樱井翔急了,他停下车跑到二宫和也面前双手扶住二宫的肩膀。
二宫抬起头来,樱井翔才发现二宫大约是太冷,脸冻得发白,嘴唇发紫,满脸都是泪痕,眼睛红红的。

樱井翔一阵心疼,拉着二宫的手上车,让他好好坐在副驾驶上,给二宫系好安全带,再把暖风的温度调高,然后发动车子向家开去,




再把时钟拨回到现在的时间。
凌晨十二点。

因为暴风雪,已经堵了两个小时的车了,樱井翔和二宫和也自上车后还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樱井翔清了清嗓子,转过头看向二宫和也。
“今天……我妈去咱们家了对不对?”
听到樱井翔提起自己的母亲,二宫和也全身轻微地颤了一下,轻轻点了头。

樱井翔叹了口气:“nino,你知道的,父母总是会做他们以为的对我好的事情。”

“他们觉得我的人生就应该按照他们规划好的那样进行,七岁上学,二十来岁工作,快三十岁时找个女孩子结婚,过两年再生个孩子。”

“前二十几年我都是按照他们的规划生活的,而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是你闯入了我的生活,打破了我被规划好的一切,我才得以发现,原来世界比我以前见识到的更加美好,和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有多幸福。”

“二宫和也,不管我父母怎么看,怎么阻止,我都要铁了心的和你在一起,谁阻挡都没有用,我喜欢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但是nino,你不能退缩啊,如果你也退缩的话,我怎么办呢……”

“我的工作已经处于上升期了,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我可能暂时还无法给你太大的承诺,但是我保证我会好好努力,一定不会让你后悔和我在一起。”

“nino,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因为家里人不同意就离开你。如果顾忌这些的话当初我们也不会那么勇敢的在一起了,所以相信我,好吗?”


二宫和也低着头听樱井翔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话,他转过头看着樱井翔亮亮的眼睛,樱井翔的眼神温柔又宠溺,二宫突然觉得自己选择逃避的做法真是蠢透了,樱井翔还努力坚持着,自己作为他的恋人怎么能够退缩呢?


二宫的脸上还有泪痕,却冲着樱井翔微笑了起来,他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凌晨两点。


堵了几个小时的长龙终于慢慢移动起来,雪也变小了,樱井翔揉揉眼睛发动车子,慢慢跟随着一起移动,向他们的家驶去。

樱井翔转过头看着已经睡着了的二宫和也,脸花的像只小猫,面容恬静,就像每天在樱井翔怀里睡着时的睡颜一样。

樱井翔宠溺地笑着,空出右手伸手拉住了二宫搭在座位边上肉肉的汉堡手。

车里好像有二宫身上好闻的香气,是二宫常煮给樱井翔的青梅橘子汤的清香。


二宫的手暖暖的。

评论(8)

热度(93)

  1. 吃串串SakuraiMia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