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糯米团子

平淡的日常 没啥看点真的
请不要打我
-----------------------------------------


樱井翔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空气里也弥漫着香香糯糯的红豆的味道,二宫和也一边做饭一边小声哼着歌。 


樱井翔伸手拉开窗帘,看到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雪,雪不大,但也浅浅地覆盖了地面和树枝,有鸟从枝头飞起,轻轻一震,枝头的雪“仆仆”落在地上,周围安静的好像能听到雪落下的声音。 


樱井翔伸了个懒腰,又裹好被子,抱住了旁边二宫的枕头,“nino,nino——我想吃糯米团子——”


 “嗨——笨蛋吃货——”






 二宫和也一早就醒了,他转过头,旁边的樱井翔还在睡着,嘴微微嘟起的样子像在索吻,二宫看了一会儿,凑上去轻轻在樱井翔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瞬间又满面通红的缩回去,在心里吐槽自己“都老夫老妻了还跟刚恋爱一样纯情的亲一下就脸红”。


 ——但是但是,没办法嘛,对方是很喜欢很喜欢,喜欢了很久很久的sho酱嘛!


 当然这么直白的话二宫才不会给樱井翔说呢。 




洗漱完,樱井翔揉着脸走进厨房,嘟着嘴:“nino我脸又肿了诶。”二宫还在忙忙碌碌的,头也不回的说:“你睡太久了!”


转过头看到樱井翔进来,二宫急忙停下手上的动作:“sho酱你不要过来你一动手就会搞砸。” 樱井翔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二宫,下巴放在二宫的肩膀上。


 “nino不要这么说嘛,虽然我料理苦手,但是给你帮忙也是可以的嘛——”




 “那你去把那边的葱给我拿过来……不是那个那个是韭菜!你给我从厨房里出去!”




 樱井翔哭丧着脸被二宫一路推到厨房门口,看着二宫又回去流理台边忙忙碌碌。




 “啊,原来nino已经泡好糯米啦,你猜到我想吃糯米团子了对不对~果然nino和我心意是相通的对吧!”


 “才不是!我只是自己想吃而已!说什么心意相通真是肉麻死了!” 


——nino耳朵都红了。樱井翔捂着嘴偷笑。 


二宫把泡好的糯米拿出来蒸,又去煮小豆,樱井翔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恋人,脸上带着笑意。 


屋子里暖暖的,柔和的光线穿过落地窗洒在地板上,他们养的小柴犬haru醒了,从窝里爬起来跑到樱井翔脚边,用头轻轻蹭了蹭樱井翔的腿。


 樱井翔低下头看着向自己摇尾巴的小柴犬,心里满满的幸福感觉快要溢出来了,他俯下身子呼噜了几下毛茸茸的小耳朵,去冰箱里拿了牛奶倒进小碗里放到haru的面前,haru欢快地舔起来,樱井翔就笑着双手抱膝和小柴犬面对面地坐在厨房门口。


 二宫看着一人一犬傻傻的样子,抿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糯米的香气散发出来,二宫取出蒸好的糯米轻轻捣好,然后冲厨房门口挥挥手:“sho酱。” 


樱井翔站起来欢快地跑到二宫身边,眨着眼睛看着二宫。


 二宫被身边大型犬一样的樱井看得脸又红起来,他低下头咳了一声,伸手指指糯米:“来一起捏团子吧。” 


樱井翔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转身洗了手又蹭到二宫旁边:“nino nino,要怎么做啊?” 


二宫看着旁边毛茸茸的脑袋,强行忍住想要摸一摸的冲动,低下头拿起一块刚才分好的糯米,包进去煮好的小豆捏成圆圆的团子,伸手举到自己和樱井翔中间笑着说:“呐,这样就好啦!” 


樱井翔看着白白软软的团子,和后面二宫白白的脸和软软的笑颜。


 ——nino软软的样子好像糯米团子啊……nino的话,应该是奶油味的吧~ 


樱井翔也笑起来:“嗨!我会努力做好的!” 




努力归努力,努力有时候也不见得会出成果,事实证明樱井翔真的和厨房圣地八字不合。 




“樱井翔你看锅里这些破掉的团子都是你刚才做的。”二宫隔着透明的锅盖一脸严肃地看着锅里的情况。 


樱井翔在旁边支支吾吾:“我……嘛……我也很努力了嘛……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破掉……” 


“哎算了算了,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今天没有毛手毛脚地把碗打破。” 


“唔,嗯……以后我会努力的嘛……“樱井翔双手托着脸和二宫卖萌。


 “知道了知道了收起你的少女表情啦!” 


——看到会很动心的!




 因为樱井翔做的团子有破掉的,汤也有了淡淡的甜味,意外的也很好吃。
“是吧是吧~这样味道也很棒对不对!”樱井翔一脸得意。
二宫“切”了一声:“误打误撞……”
“nino nino……”樱井翔放下手里的勺子,挪到抱着碗缩在沙发上的二宫身边,眨巴着眼睛,“nino缩成一团的样子好像糯米团子。”

“八嘎,哪有说人像糯米团子的啊……”
“nino的话一定是奶油味的~”樱井翔还在愉快的说着。
“所以说哪有说人像糯米团子——”


后面的话被樱井翔吃进了嘴里。


樱井翔的嘴里有甜甜的味道,二宫回应着樱井翔的亲吻,脸又烫了起来。

——真是太容易脸红了!二宫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下自己。

结束了一个长长的亲吻,樱井翔侧过头“啵”地在二宫脸上亲了一口,用毛茸茸的头蹭着二宫的肩窝,软软地撒娇:“nino是奶油味的糯米团子甜甜的!”

——真是八嘎,幼稚鬼。

二宫这么想着,伸手抱住樱井翔,呼噜着他软软的头毛:“那sho酱就是红豆味的!”

所以说谁刚才吐槽樱井翔是幼稚鬼嘛。


-------------------------------------------
其实只是想写两位甜甜的糯米团子先生(x
强行凑一篇没啥看点的文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