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请、请问…

“从今天起你就住这里,这部作品写完之前都不准你回东京,叫你总拖稿……总编看来终于忍无可忍了……我也跟着倒霉,以后找你要稿子都要跑这么远到乡下来……”
松本润一边开车一边抱怨着,坐在他身边的二宫和也也是一脸不情愿地看着窗外。


二宫是个挺有名气的作家,他的作品语言新颖构思独特,很受年轻人的欢迎,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喜欢拖稿,为此编辑松本润一直都很头疼。

终于,在二宫第25次拖稿之后,松本润把他押到了乡下一个小屋中——
“没有网络,没有游戏机,你要是写不完就别想回家了。”
那一刻,二宫眼里的松本润仿佛头上长了小恶魔的角。


刚搬去的那一天,松本润把他送到之后就匆忙回了东京。

“八嘎松润……把我丢到这种地方……没有游戏机我是不会有灵感的!不会有灵感的啊!”
二宫和也闷闷不乐地跑进跑出收拾着东西。

就在他第三次搬装书的箱子失败时,一双手接过了箱子,轻松地搬了起来。
二宫和也抬起头,顺着手向上看,看到了一张笑得很灿烂的脸。
黑亮的眼睛微微眯了一点,两颗仓鼠牙让本来很精英的脸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有点可爱啊……等等二宫和也你在想什么!

内心吐槽完自己,眼前的人已经搬着箱子向二宫的屋子里走去,二宫连忙跟上。
“啊放在桌子上就好了回头我会整理的,真的非常谢谢您!”
仓鼠先生放下箱子,又向二宫笑了笑,一言不发地往出走。
“啊等一下,那个……十分感谢,我叫二宫和也,从今天起住在这里,请问您怎么称呼呢?”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门口,仓鼠先生看着二宫。眨了眨眼,伸手指向二宫家旁边那栋房子的门牌。
“さくら......い......しょ......樱井先生,十分感谢!”
二宫和也深深鞠了一躬,仓鼠先生,啊呸樱井翔只是抿嘴笑着摆了摆手,转身回了自己家。
二宫望着樱井翔的背影:“不会……说话吗……?啊东西还没搬完,八嘎松润!”二宫又抱怨起松本润开始搬剩下的东西,“等我回去有他受的!”


第二天清晨,二宫和也还在梦里打游戏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声音吵醒,他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到他的邻居樱井翔正站在小院子里……做发声练习?

“あ......い......う......え......お......”

诶?二宫满脑子问号。

樱井翔读完五十音,又拿出一本书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念起来。


接下来几天,二宫发现每天早上樱井翔都会在院子里练习读五十音,读完之后会拿出书来慢慢地念。


一周后松润来找二宫拿稿子的时候,二宫向他提起自己的疑惑,松润沉默了一下,看向樱井翔房子的方向,说:“我也没有很清楚……只是租房子的时候听房东说过那位樱井先生以前是个记者,后来出了些事得了失语症,不过他一直很努力的练习说话……吵到你了吗nino,要不帮你换个房子。”

二宫和也摆摆手表示不用。


大概因为樱井翔不能说话,所以也很少和邻居交流,除了那次樱井翔帮忙搬箱子,了半个月,二宫都没有再和樱井翔有过交流。

直到那天晚上二宫外出买食材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摸遍全身发现自己忘记了带钥匙。他打电话给松润,但松润竟然关机。

“八嘎!!!这种要紧时候竟然关机!!”


他又打电话到出版社办公室,但大概因为是下班时间,办公室也没有人接电话。

这时他看到樱井翔站在自家门口一脸关切地看着气急败坏的自己。
二宫忸怩了一下,磨磨蹭蹭走到樱井翔跟前:“樱井先生……我……出门忘记带钥匙了,编辑电话关机了……”
樱井翔眨了眨眼表示了解,领着二宫进了自己家。

“实在是太感谢了,我刚才真的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樱井桑你吃饭了吗,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做饭表示一下感谢……”
樱井翔听到二宫这么说,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本子和笔认真地写了起来。
——好啊,正好我还没有吃晚饭。

二宫冲樱井翔笑着点点头。

樱井翔又写起来。
——我不能说话,所以只能写下来,希望二宫桑不要介意。

“我猜到了哦,因为你之前帮我搬箱子的时候,也都不说话嘛。”
二宫笑了笑,拿着刚买的食材进了厨房。
“啊还有,叫我nino就可以了哦。”

吃了一口二宫做的饭之后,那一瞬间,二宫和也仿佛看到樱井翔的眼里发出了光。
——nino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
二宫低下头吃饭,偷偷地笑了。

那天晚上二宫睡在樱井翔家的客房,他穿着樱井翔的睡衣,嗅着房间里线香的味道,突然觉得生活在这里也真不错啊……

第二天早晨,二宫照例听着樱井翔的发声练习醒来,他趴在窗边看着楼下的樱井翔坐在小院子里的椅子上,一字一句认真的念着书。

“从前……有,一只,小猪……他,很,喜欢,一朵,小桃花……但是,他,胆子,很,小……不敢,表,白。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樱井翔你是不是卡带了?

“……很久,很久……午餐肉,终于,鼓起勇气……和旁边,的,黄桃,罐头,说……'请、请问……能,和你,交,朋友,吗?'”

樱井翔你这是本冷笑话书对吧?

樱井翔念完,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一句话:“请问,能,和你,交,朋友,吗?”

清晨的阳光很柔和,照在樱井翔栗色的头发和他的白色衬衫上,樱井翔抬头,看到二宫趴在二楼房间的窗边,于是冲着二宫温柔地笑起来。

二宫和也在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可能脸红了。


后来二宫就经常去樱井翔家,他说樱井翔家线香的味道闻着很舒服,能给自己带来灵感——尤其是他发现樱井翔家有游戏机之后。
樱井翔也很欢迎二宫去找他,因为nino做饭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他们的交流方式还是二宫用说的樱井翔用写的,虽然樱井翔很努力地在练习,但也只能说出单字,还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后来松本润来拿稿子的时候,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两人。本来把二宫押到这里就是想着没有认识的人没有游戏机他能快点完稿,万万没想到二宫用厨艺收买了他的邻居樱井翔……算了算了,反正二宫现在不拖稿了比什么都好。
松本润喝了口茶,又忧心忡忡地跟樱井翔说:“我说翔桑,你不要总让nino打游戏啊,也要看着他让他按时写完稿子不是……”

“松润我听到了!我现在明明已经不拖稿了啊!为什么不让sho酱借我游戏机!”二宫不满的小尖嗓立刻响了起来。

樱井翔宠溺地笑着看向正在游戏机前奋斗的二宫,跟松本润认真点了点头。


这天清晨,二宫照例在往常时间醒来,却没有听到樱井翔念书的声音。
诶?sho酱今天睡懒觉了吗?
正疑惑,二宫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他起身去开门。

樱井翔站在门外,头发软软的,腼腆的看着二宫和也,仔细看脸还有些微红,他抿了抿嘴。

“ni……no,请、请问……能,和你,交,朋友,吗?”

——————————————————
其实我只是想给大家讲那个小猪和小桃花的笑话(不
我第一次听的时候真的笑了一下午啊!
我这迷之笑点

评论(2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