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无聊的时候要做些什么

“大家都辛苦了,下午放假吧!”刚刚结束上午的工作准备去吃饭,boss突然扛着根海竿从办公室出来,慷慨地给办公室所有人放了个假。
大家都愣住,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开始收拾东西,约人出行。

二宫和也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他不想和同事们去喝酒,前段时间为了项目竞标他喝的伤了胃,也没有人敢再约他。松润作为秘书一脸不情愿地跟在boss后面准备陪boss一起海钓,相叶的小侄子出生了昨天就请假跑回了千叶。
嘛,一个人在家打打游戏睡睡觉也不错啊。


二宫和也回到家,家里空无一人——当然啦,樱井翔晚上七点才下班。
他放下包换了拖鞋,从冰箱里找出了饭团叼在嘴上一边打开游戏机一边躺在了沙发上。

也不知道是状态不对还是手感不好,今天的马里奥格外的容易死掉,二宫玩着玩着就心烦意乱,干脆关了游戏机。

他啃掉半个饭团就觉得吃不下了,顺手把剩下半个放在了茶几上。
嘛,要是樱井翔的话,两个饭团恐怕都不够。
二宫“吃吃”地笑了起来。
不过要是樱井翔的话,自己肯定会亲手做饭给他吃。



“nino真是好厉害呢!”樱井翔瞪大眼睛惊呼,嘴里塞满了食物导致他说话有些口齿不清。
“好好好你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二宫和也漫不经心的回答他。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月,那时他们还在上高中,樱井翔的家人出去旅行,樱井翔因为要上学被无情地留在家里,但是他一点也不沮丧,因为他热情地邀请了他的小男朋友二宫和也去他家里陪他。

“说什么晚上一个人会害怕,其实只是叫我来帮你做饭的对吧。”二宫和也一边不满地抱怨着樱井翔,一边认认真真切着菜。
“谁叫相叶总说你做饭好吃啊,我身为男朋友还没有吃过你做的饭,怎么想都觉得很吃亏诶。”其实是有点吃醋了,怎么别人都吃过,我还没有吃过?!
樱井翔走进厨房从背后抱着二宫和也,把头埋到二宫的颈窝,轻轻地嗅着,二宫身上有好闻的柑橘香气。
“nino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啊。”
“……快点放开我从厨房出去,碍手碍脚的。”二宫的耳朵红了。

“nino做的饭真好吃啊,和我结婚吧!”
二宫给自己倒了杯水,脸红红的,一边喝水一边偷偷看着坐在餐桌那边笑眯眯的樱井翔,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那就结啊。”


二宫窝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出神。
从那时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年了吧。这十年里,他们读完了高中和大学,步入社会开始工作,他们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他们一起攒钱买下了这间不大却很温馨的房子一起生活。

……结婚?
二宫伸出手,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指环,一颗钻也没有,十分朴素,但是他很喜欢。


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樱井翔有那么一个月总是很忙碌的样子,电话不怎么能打通,邮件也不回复,还总是翘课。多次找不到自己男朋友的二宫心灰意冷,干脆就也不再给樱井翔打电话。

直到二宫和也生日那一天,樱井翔突然主动找他,并且递上了一枚铂金的指环。
“这一个月一直在忙着打工没能好好陪你……nino,生日快乐。”
二宫和也看着指环,再看向微笑着的樱井翔,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
糟糕,难道我这是要哭吗,好丢脸啊。
觉得丢脸的二宫和也把头埋在樱井翔胸口,樱井翔感觉到胸口有一点湿热,知道他傲娇的小男朋友哭了还害羞,只好无奈的笑着一下一下摸着二宫的头发。



二宫和也舒服的靠在沙发上,伸出左手,看着手上的那枚指环,因为带的时间太久而被磨的闪闪发亮,樱井翔曾说现在有钱了要换一个带钻的,二宫固执地不换,说就喜欢这个,樱井翔知道他念旧,只好宠溺地笑着答应他不换不换,后来又买了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也带着,二宫和也每次看到樱井翔手上那枚和自己的一样的指环,都会忍不住脸红。

……哎老夫老夫的了也不知道现在害羞些什么啊嘿嘿嘿嘿。
二宫和也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偷偷躲在手掌后面笑了起来。


啊,楼道好像有脚步声!不对走的这么急肯定不是樱井翔。二宫这么想着,重新躺回沙发上。
他想,我也可以通过脚步声来分辨出自己的爱人了。


大学时有一次,晚上二宫留宿在樱井翔的单人宿舍,看到床头摆着一本《小王子》,顺手拿过翻了起来。
洗完澡的樱井翔赤裸着上身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看到自己的小男朋友正在翻看着那本童话书,笑了笑:“我弟弟上次来学校找我的时候落在这里的,没想到nino喜欢看童话书吗?”
二宫正看到小王子遇到狐狸的部分,听到樱井翔洗完澡出来了,顺口念了一句:“我想有一天如果你不见了,那么我至少还有麦田的颜色。”
“是的呀,小狐狸。”樱井翔接上二宫的话,“不过,我不会消失的。”说完他低下头,亲了亲二宫柔软的脸。
那天晚上在樱井翔的宿舍,他们小心翼翼地,颤抖着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对方。当疼痛和快感一起到来的时候,二宫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了“麦田的颜色”。



“喀啦——”有人开门,二宫睁开眼,天已经黑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樱井翔走进客厅,打开角落的落地台灯,灯光很柔和,他看到躺在沙发上的二宫和也:“nino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嗯……老板又跑去海钓了,就给我们放了下午的假……”二宫揉着眼睛。
樱井翔笑了起来:“你们老板真是意外的洒脱……那你下午一个人在家不无聊么?”说完顺手拿起茶几上二宫和也吃剩下的半个饭团啃了起来。

“无聊啊,我快无聊死了。”
二宫刚睡醒,声音还有点沙哑,软软的,樱井翔笑着揉了揉恋人软软的头毛,低声问:“那无聊的时候都做了什么呢?”

“等你回家。”


——————————————————
最近我的灵感仿佛已经枯竭了x
点文也是写不出来QAQ
唠唠叨叨了这么多字,其实只是想写“等你回家”

评论(1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