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请柬

樱井翔坐在地板上看着手里的漫画书,不时抬头看两眼坐在自己前方闷着头打游戏,一言不发的二宫和也。


这里是二宫家,二宫和也穿着那件常年不变的芥末黄的T恤,头发乱翘着,手指飞快地按着游戏手柄,屏幕上的小人灵活地躲过一个接一个的机关,击杀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怪物。


樱井翔感觉肚子仿佛叫了几声,他站起身:“nino,我去下楼买吃的。”


二宫头也不回的“喔”了一声算是应答。


樱井翔穿外套下楼,走在街道上,心里烦躁的不是一点半点。

工作上出了差错造成了生意上的损失,偏偏在这个时候各种不顺心的事情都涌来堆在了一起,重重压在樱井的肩头。好容易有空闲的时间他选择来老友二宫和也这里偷个懒,然而也没能感到放松一点。


最近真的太烦躁了,是天气热起来了的缘故吗。


上周他和二宫一起参加了他们高中同学的婚礼,共同目睹着那对从高中到现在恋爱长跑十年的新人终于在家人朋友的祝福下步入婚姻的殿堂,携手共同开创新的人生。樱井翔坐在教堂的椅子上微笑着鼓掌,看着他人幸福的样子,感动的快要滴下泪来。谁不憧憬和自己爱的人一起收到所有人的祝福,然后宣誓一辈子要深爱着彼此呢?

但是这些,樱井翔也只能在自己心里想想而已。

再怎么说,他爱的是个男人,还是自己从高中到现在认识了十年的老友二宫和也。


有时候,樱井翔觉得二宫和也或许也是喜欢自己的。

二宫从高中与他交好开始就十分依赖他——至少樱井觉得那是依赖。

二宫喜欢早上赖床,等到樱井去家里叫他一起上学再匆匆忙忙的洗漱收拾,然后一路奔跑打闹着去学校。高二的时候有一周樱井翔去参加竞赛的培训,两个星期没有去学校,后来听二宫的发小相叶雅纪说二宫在那半个月里,每天都是早早的就到了学校。

报考大学的时候二宫问了自己想要考的学校,然后樱井翔就在报名的那天在新生报到处看到了低头捧着3DS的二宫和也。

没课的时候小宅男二宫和也喜欢窝在宿舍里昏天黑地的打游戏,有时候甚至一天不吃饭,他的室友大野智也是个神出鬼没的人,经常不在宿舍,据说是去海钓,这样就更没有人催二宫按时吃饭,樱井翔就每每一到饭点就拎着买好的食物跑去二宫宿舍盯着他按时吃饭。


有的时候樱井翔觉得二宫对自己也和别人不一样的。

二宫那个发小相叶雅纪,总是说被二宫的毒舌s的要死要活,但是二宫吐槽樱井的时候,总是感觉不够那么s。

——诶或许是我和相叶比起来更加抖M一些所以才这么觉得?

二宫的室友大野智,是个软乎乎的人,二宫总喜欢欺负那个有着圆圆面包脸的室友,经常在大野智画画的时候趴在对方的背上玩他的头发,丝毫不在意和大野的肢体接触。但是上次二宫玩了一天一夜的游戏神情恍惚,上完课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踩空差点摔倒,樱井眼疾手快揽了他一下才避免了摔跤,当时二宫整张脸都快红透了。

他们的大学好友松本润,是个非常时尚的人,最见不得樱井翔的双层连帽衫,每每都要吐槽将樱井翔打击的体无完肤。但是但是!吐槽值max的二宫和也!竟然!从来!没有!吐槽过樱井翔的眼光!


综上所述,樱井翔觉得二宫和也对自己和对其他人都不一样。


樱井翔有时觉得他们像是恋爱一样,渗透到了对方的生活中,对方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他们都能够懂,都是那么的自然又熟悉。


二宫和也一直都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像一只猫,明明蹭在你身边,可是琥珀色的瞳孔中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樱井翔也一点都不着急,反而还有些享受这样的暧昧的感觉。

但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年。

这十年里,他们一直都在距离对方不远也不近的地方静静地待着,身边有过女孩子,但是最后都没有什么美好的结果,只有他们两个,一直陪着对方,也让对方陪着自己。



樱井翔拎着可乐和汉堡肉,又回到了二宫和也的家。

樱井翔坐在地板上吃饭,在二宫身后对着游戏指手画脚,啰啰嗦嗦地吐槽着,二宫和也报以微笑和白眼,却没怎么说话。


“这里你等等啊不要打那么快我看不清,等一等啊。”


“有些人是等不了的。”

二宫和也这句话淡淡的,却好像瞬间改变了什么一样,气氛似乎变得奇妙了起来,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纵然游戏的音效一直响着,樱井翔也觉得周围有些安静的让人绝望。

“nino?”樱井翔不安地望着二宫和也的背影。

“有些人是等不了的,sho酱。”二宫和也又重复了一遍。他放下手里的游戏手柄,从茶几下拿出了一张薄纸递了过去。


“我要结婚了。”

“……”

“她是个很可爱的人,比你好多了。”

“……”

“她怀了我的孩子。”



樱井翔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拖着沉重的步伐,向自己家里走去。

他手里捏着那张纸,薄薄的纸此刻却显得那么的沉重,重的他连手都抬不起来。

他走到自己家门口,愣了好久,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恍恍惚惚地打开门走进去,在玄关换完鞋子之后就感觉好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样,无法再往前行进一步,就坐在了玄关处的地板上。


二宫和也……要结婚了啊。

这个自己默默喜欢了十年的人,要结婚了。

樱井翔抬头看向客厅里的电子钟。

23:59:00.

还有一分钟就迎来新的一天了,他们也将迎来完全不同的,新的人生。


相叶雅纪一定会兴奋地大喊大叫起来吧,他总是会把情绪表达的很彻底,一定会问二宫和他的……妻子,什么时候认识,什么时候交往,准备给即将到来的孩子起什么名字。

大野智一定会在孩子出生之后给二宫家画一张温馨的全家福,画画的时候小孩子一定会不听话地动来动去,二宫就笑着摸摸孩子的头,或许还会和妻子无奈笑着对视一眼。

松本润一定会从现在开始就给小二宫准备好奶粉奶瓶尿不湿,还有小小的可爱的衣服,如果是由他来准备衣服的话,那孩子大概从小就会比其他同龄人时髦很多。嘛,总比自己的双层连帽衫好得多吧。

二宫和也很喜欢玩游戏,经常不眠不休玩一天一夜连饭都不吃,但是要照顾怀孕的妻子的时候一定会克制自己吧,一定会很温柔地对待自己的妻子,陪她早早休息,不让游戏的声音吵到她和他们的孩子。

而自己呢……樱井翔想不出来自己会做什么,或者说想不出来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突然间,就丢失了十年的时光。

那些和二宫一起打闹,一起在天台分享午餐便当,一起在球场上挥洒汗水,一起在教室里认真写题,一起躺在草地上幻想未来的十年,突然间就没有了。



樱井翔感觉眼里湿湿的,他用力眨了眨眼,告诉自己是因为太困了所以才会有泪水。

他抬头看着墙上一秒一秒跳着的数字钟,新的一天马上就要来了,他默默地在心里数着倒计时。


57,58,59 。

00:00,1/4


“What The F*ck.”


樱井翔从口袋里掏出刚才二宫和也递给自己那张薄薄的像是请柬一样的纸,展开,底部写着几行蝇头小字:


“愚人节快乐,sho酱,祝你度过一个愉快的愚人节。

爱你的nino。”

评论(1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