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假如错过了50年

樱井翔浑浑噩噩地在街道上行走,炎热的日光毫不留情地照射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这使他感到有些刺痛,但又手足无措。

不知走了多久,樱井翔觉得自己就快要脱水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他走到一栋普通的民居前,看到门口坐着一个正在眯着眼睛吃冰棍的猫背少年。

“nino……”樱井翔张开干裂的嘴唇,发出了一声呼唤。
猫背的少年听到声音抬起头,疑惑地看向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人。
不认识,陌生人,但是有点眼熟。
出于礼貌,他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走到樱井翔面前,拘谨地问:“您是在叫我吗?”

樱井翔从对方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满脸皱纹,老态龙钟的自己。



“所以说……您本来好好地在家里休息,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到了这里,还变成了这个样子?”二宫一脸吃惊地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老人。

“就是这样,”樱井翔有气无力地说到,“可是kazu你为什么没有变老呢?”

“Kazu?您是说Ninomiya Kazunari吗?那是我爷爷的名字。”

这回轮到樱井翔吃惊了。


“现在是哪一年?”

“2066年啊……”



樱井翔跟在少年的身后,走进走廊尽头的房间,少年说那是他爷爷——也就是二宫和也的房间。

房间里很整洁。靠墙的书柜里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书本,窗边的书桌上摆着台灯和相框,角落里放着一把吉他。
樱井翔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相框,照片上年轻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正没心没肺地笑着,两人都穿着厚厚的牛角扣大衣,脸微微发红。照片的右下角标记着时间:2016年1月25日。

樱井翔记得这张照片。那是他34岁生日那天,聚会结束的他和二宫和也都喝的有些多,在街上歪歪扭扭地走着,看着对方喝醉了的脸莫名其妙地发出笑声,走在前面还算清醒的松本润掏出手机拍下了当时两人的傻样,后来还经常发在群聊里嘲笑他们。

只是没想到二宫和也会把这张照片冲印出来,还摆在桌子上。

樱井翔放下相框,看到书桌的玻璃下压着一张眼熟的乐谱,上面还填了词。他仔细看了半天,意识到那似乎是自己大学时写过的一首曲子,当时他兴冲冲地把谱子给二宫和也想让对方填词,二宫和也总是说填不出来,后来他渐渐就忘记了这件事。
没想到二宫和也最后填了词,但却没有告诉他。

“啊,我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您眼熟了。”一直在旁边发呆的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书柜前抽出一本相册,递给樱井翔。
“爷爷总翻看这个相册,说这是他最好的朋友……虽然现在变老了,但这相册里的就是您没错吧?”

樱井翔疑惑地翻开相册,看到的全部都是年轻时的自己。
上中学时穿着校服听课的样子,踢足球时的样子,埋头吃饭的样子,上大学时染着金发的样子,工作后变得成熟稳重的样子,喝醉酒之后醉眼朦胧的样子……
全部都是二宫和也眼里,自己的样子。

他又重新看向乐谱上二宫和也填的歌词。


用简单明了的方式
你我都能简单懂得的方式
来说吧 我喜欢你



“啊,您在看那张谱子啊,”少年在背后笑着说到,“爷爷以前总说那是他喜欢的人作的曲,他填的词,但是我奶奶是个音痴,对作曲一窍不通,大概说的是初恋情人什么的吧……”

樱井翔愣住,转过身:“你爷爷他……现在在哪里?”

“他两周前去世了。”




樱井翔猛地睁开眼,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有些狼狈地伸手擦掉,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这是自己的床,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家,刚才那些不过都是一场梦罢了。

洗脸的时候,樱井翔有些担心地照镜子,看到自己还是34岁的样子才稍微放下心来。

他看向客厅墙壁上挂着的电子钟,上面显示着凌晨五点,这个时间二宫和也通常在睡觉,可是樱井翔浑身难受,坐立不安,他想立刻见到二宫和也,想立刻对二宫和也说点什么。

他不能再等了。

匆忙拿起车钥匙冲出家门,樱井翔心神不宁地往二宫和也家开。


二宫和也穿着睡衣眯着眼睛,一边抱怨着一边打开门,刚看清门口站着的樱井翔,就被紧紧拥入怀抱里。

“nino我有话必须要现在告诉你。”

“nino我爱你。”




“所以你当初为什么一大早跑来我家跟我告白?”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整整错过了五十年。醒来之后我很害怕,我觉得不管你是不是爱我,我也要必须告诉你我爱你。”

“……笨蛋sho酱。”




——————————————————
标题随便起的 因为不知道起什么好😂
歌词出自nino的soloそれはやぱり君てした
至于谁作曲谁填词只是剧情需要啦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