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假如前男友只有十公分高

       “砰砰砰!”“sho酱!”


       “砰砰砰!”“sho酱!”


       “砰砰砰!”“sho酱!”




       樱井翔被敲门声惊醒,不情愿地翻了个身,还是揉着眼睛下床去开了门,起身的时候瞟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凌晨2:00。


       ——会这样敲门的只有相叶雅纪那个笨蛋了吧……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干什么。




       樱井翔打着哈欠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那个笨蛋。


       “sho酱晚上好!”


       “晚……晚上好……”樱井翔注意到相叶雅纪手里捧着一个纸盒,里面似乎还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小动物在动的声音。


       “aiba酱,你要出远门来让我帮你养仓鼠啊?”说着,樱井翔接过了纸盒,但相叶雅纪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不知如何是好的,有些尴尬的笑容。




       “笨蛋樱井翔你说谁是仓鼠啊!”


盒子里传来了尖细又高昂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樱井翔再熟悉不过了。


       “nino?!”


       果然,樱井翔打开纸盒的盖子,震惊地看到了二宫和也。


       准确来说,是身高只有十公分的二宫和也。




       “乐队演出结束以后在后台换衣服时,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相叶雅纪看着正面无表情坐在纸盒里面的二宫和也,叹了口气。


       “那为什么送到我这里?”樱井翔用手指点了点二宫和也的头。二宫和也听到这句话以后突然没了精神,嘟囔了一句“好冷”就缩在了纸盒角落。


       “我们都觉得你们太久没见面了,而且你刚好休假,我跟智君和小润商量过之后大家一致决定把他送到你这里来,你肯定能照顾好nino的!”说着相叶拍了拍樱井翔的肩膀。


       樱井翔点了点头:“我会照顾他直到他恢复正常的。”


       “那就好!”相叶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么我先回去了!”






       “他走了?”二宫和也从盒子里探出头问道,樱井翔拿着盒子关上门走到客厅,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是啊,已经很晚了。”


       二宫和也趴在纸盒的边沿看着樱井翔,“对不起,我和他们说过不用来打扰你的,但是我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反驳的能力。”


       樱井翔冲着他温柔地笑了笑:“没关系的。”他有些惊讶自己竟然这么快就接受了二宫和也变小了的事,“你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一点头绪也没有,”二宫和也苦恼的揉揉脸,变小了之后他很没有安全感,樱井翔的声音好像被放大了很多倍,而且为了能看清他樱井翔现在离他很近,他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不过现在自己这么小,脸红了应该也不那么明显吧,二宫和也安慰自己,“乐队那边会编好我最近消失的理由,顺便就当给我放假。”


       樱井翔眨眨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最近二宫他们的乐队演出很多,而且经常到很晚才结束,确实很累。二宫和也揪着自己身上相叶雅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玩偶的衬衫的下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打破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樱井翔才开口:“你没告诉他们?”


       “告诉什……恩,是,我没告诉他们。”话说到一半二宫和也突然反应了过来樱井翔说的是什么,他又不安地揪起了衬衫下摆,“给你带来了麻烦我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樱井翔温柔地笑起来,用食指揉了揉二宫的头,托着他把他从纸盒里拿出来,“我们确实很久没见了。”


       “那么现在,我觉得我们需要在网上给你买点衣服,我可不想出门去买洋娃娃的衣服,那样我大概会上娱乐版新闻,‘知名主播独自出门购物装扮心爱的洋娃娃’什么的,听起来简直太糟糕了。”樱井翔开着玩笑,打开电脑,二宫和也坐在他旁边,看着他认真的侧脸,觉得自己有一大堆的话想要和樱井翔说,但是却全部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分手了。








       樱井翔满足地在网上下单了很多买给二宫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他感叹了一下现在洋娃娃的花样可真多,连专门的小浴缸都有——现在的小孩都很闲吗?然后转身看向坐在旁边的二宫和也,后者已经困的连连点头,一看表已经凌晨四点多。樱井翔揉了揉二宫和也的头发,去找了条软软的羊毛围巾铺在纸盒里,又小心翼翼地捧着二宫和也把他放回纸盒,用围巾盖好,把纸盒放在自己床边,这才也疲惫地睡去。






       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洒满了整个房间,他爬起来活动了一下,看到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樱井翔还在沉沉地睡着。


       他翻出纸盒,爬到床上,坐在樱井翔脸旁看着自己曾经的恋人,樱井翔轻轻的呼吸打在二宫的脸上,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在他们最亲密的时候,自己也常常看着樱井翔好看的脸发呆,以前的日子多美好啊,可是为什么后来一切都变了呢?


       大概是从自己辞去工作专心做乐队开始吧。


       樱井翔很支持他做乐队,自己也很争气的把乐队的名气日益扩大,那时樱井翔也刚升上主播的位置,一切看上去都变得越来越好,但两人越来越忙碌,明明同居在一起,却连见面的机会都少得可怜,最后樱井翔终于发来了分手的邮件,而自己没有回复当作默认,就这么平静地分开了。




       没什么的,二宫和也揉了揉眼睛,忽然觉得鼻子发酸,只是被自己的前男友暂时照顾一段时间而已。




       只有二宫和也自己心里清楚,他从来没有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过,他对樱井翔的感情也一直都没有变过。


       现在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会是他们关系的转机吗。二宫和也想着,眼皮又变得沉重起来,他懒得再走回盒子里去,干脆蜷缩在樱井翔旁边睡了。






       樱井翔醒来的时候差点被自己身边那一团小小的二宫和也吓死,他赶紧用手指捏起二宫和也的胳膊看有没有被自己压到,二宫和也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翻了个身接着睡。


       樱井翔托着二宫和也把他放回纸盒里,怕他冷用围巾把他盖的好好的,用手指试了试二宫额头的温度,还好没有着凉发烧,要是生病了可就麻烦了。






       二宫和也一直睡到下午两点才醒来,他爬出纸盒发现樱井翔不在卧室里,就爬到床上,抓着床单的褶皱滑到地板上,向客厅走去。


       樱井翔加热好了便当,想去交二宫和也起床,走到客厅没有看脚下,左脚正要落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樱井翔快停下!”他一愣,收回脚的时候发现了差点被自己踩到的惊魂未定的二宫和也,他连忙蹲下捧起小人儿举到眼前看有没有伤到,二宫和也拍拍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吃饭的时候樱井翔切了小小的一块汉堡肉给二宫和也,后者看了看问樱井翔:“有酒吗?”刚才差点被樱井翔踩死的经历真的太恐怖了,他现在继续一些酒精来麻痹自己。


       “不行,你现在太小了,喝酒的话要是出事了怎么办。”樱井翔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


       二宫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小身板,也觉得喝酒确实是个不太现实的要求,没有再说话,乖乖地吃起了饭。






       “说起来,你是怎么到我旁边睡着的,要是我压到你了怎么办?”吃完饭,樱井翔用纸巾裹住二宫和也的脸,把他脸上沾上的饭粒和酱汁擦干净。


       “我睡醒了,就想看看你醒了没有,结果还没回盒子里就又睡着了。”二宫和也觉得这个理由有点丢人,但也好过他看樱井翔看入迷了然后睡着了这个事实,“还好没有感冒生病。”


       “你还知道。”樱井翔扣起手指弹了一下二宫和也的额头。


       “疼!”二宫和也气势汹汹地想要打回去,但——完全够不到。


       樱井翔明显很享受这种巨大的身材差异,“nino你现在气鼓鼓的样子很像仓鼠。”


       “闭嘴!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像仓鼠!你真该看看你吃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二宫和也顺手抄起刚才樱井翔给他擦脸的纸巾揉成团朝樱井翔砸过去,然而纸巾落在了他前方大概五厘米的地方,樱井翔笑得蹲在了地上。




       神様,我现在离家出走还来得及吗。






       打闹过后樱井翔靠在沙发上看报纸,二宫和也趴在樱井翔的腿上玩手机。乐队给出的理由是他左手受伤需要休养,二宫和也在自己常去的社交网站上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新闻,最后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状态谢谢大家关心,他很快就会恢复健康回到乐队。发完之后觉得自己大写的自欺欺人,他蹭了蹭樱井翔的手指,后者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




       四点多的时候,樱井翔在网上买的东西送到了,二宫和也头一回感谢人们对洋娃娃倾注的爱,他在一个精致的小浴缸里好好地洗了个澡,浴缸可以加热水,还有花洒可以洗淋浴。等他把热气腾腾的自己裹在毛巾里的时候,樱井翔已经拆开了衣服的盒子,热情地召唤着他快过去试衣服。






       二宫和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樱井翔把暖气打开,这样即使频繁换衣服也不会让二宫和也生病。二宫和也先试了一件黄色的短袖,虽然已经是很小号的衣服,但穿在他身上还是有些大,长度已经到了大腿的一半。


       “不错,可以给你当睡衣穿。”樱井翔说着,举起手机连拍了两张照片。


       第二套是简单的T和牛仔裤,还有小小的帆布鞋。第三套是红色的卫衣。第四套是白衬衫和黑色的毛衣。樱井翔很开心的照相,二宫和也不屑的撇嘴,换上他递给自己的一套又一套的衣服。






       巴塞罗那的球衣,哈利波特的斗篷,女仆的裙子,红色的旗袍……等等,最开始二宫和也还能接受,到后来死活不肯穿,却根本抵抗不过樱井翔。


       “不!不要拍照!”二宫和也知道那绝对是自己这辈子的黑历史,但是樱井翔伸出食指按在他的头顶就让他没有办法动,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被拍下来。






       把所有衣服都试完以后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比连续演出三个小时还累,他换上了最普通的卫衣和牛仔裤,倒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樱井翔我恨你。”


       “没关系啊,我爱你就好。”樱井翔的话让二宫和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他坐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樱井翔,对方说出那句话之后也愣了一下,笑了笑开始收拾二宫和也的衣服,不再说话。






       晚上樱井翔问二宫和也要不要去松本润家蹭饭,“aiba酱和智君也会去。”樱井翔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二宫和也,后者想了想,知道另外三人现在也一定很担心自己,于是点了点头,“好啊,很久没有吃过小润做的饭了!”






       相叶雅纪带来了自己养的狗,是一只很可爱的牧羊犬,但当二宫和也只有十厘米,并且成功吸引了它的注意时,就不是那么可爱了。


       晚餐过后,原本趴在地上的狗跳上了樱井翔坐着的沙发,靠近想要闻闻二宫和也。樱井翔连忙把二宫和也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个小家伙可不能跟你一起玩儿。”说着安抚似的揉了揉二宫和也的头发。相叶雅纪连忙出声让牧羊犬回到自己身边。


       “樱井翔你肩太溜我在这里根本坐不住啊!”二宫和也趁机吐槽樱井翔。




       但是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战胜了主人的命令。牧羊犬趁相叶不注意又跳上沙发,前爪直接搭上了樱井翔的肩。以为自己安全了的二宫和也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狗湿乎乎的鼻子凑到了自己脸上,他整个人一抖,手脚并用地向后退,没留意身后直接滚到了樱井翔连帽衫的帽子里。


       ——神様啊,我以后再也不吐槽樱井翔的连帽衫了!




       离得最近的松本润第一个反应过来把狗赶走,樱井翔把手伸进帽子里摸了半天终于捞出了吓的缩成一团的二宫和也。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一旁的大野智开口道,“nino看起来吓坏了。”


       “恩……那我们先回去了。”樱井翔点点头,安慰了一下旁边也吓坏了一直在道歉的相叶雅纪,挥了挥手之后离开。






       “我感觉自己今天太丢人了。”回到家里,二宫和也捂着脸叹了口气。


       “没关系,你变小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而且我们四个也不是外人。”樱井翔给二宫和也的小杯子里小心翼翼地倒了热牛奶,拿给他喝。


       二宫和也喝完了牛奶,躺倒在餐桌上:“我想玩儿游戏了。”




       “我家里还有你以前的游戏机,要不要一起玩?”


       “玩!”






       结果二宫和也因为体型问题不能很好地发挥,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输给了樱井翔,他看着惨不忍睹的比分,愤怒地关掉了游戏,鼓着脸不理樱井翔。


       “nino我觉得你变小了以后像个小孩子一样,”樱井翔憋着笑说,“啊,这还是我第一次打游戏赢了你呢。”


       “你别得意!等我恢复正常了咱们再比!”说完这句话二宫和也自己也愣住了,这明显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一旦恢复了正常,他就会回自己的家,接着就会恢复乐队的练习和演出——还有他们之间尴尬的前男友关系。




       樱井翔似乎察觉到了有些尴尬的气氛,他知道二宫和也在想什么,把手柄丢在一边,顺势躺在地毯上,“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行。”他这么说到。


       二宫和也没有搭腔,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我困了。”






       樱井翔的休假很快结束了,他愁的要死,二宫和也却不以为然:“有什么不安全的,你自己的家你还觉得不安全吗。”


       “当然不是,”樱井翔皱了皱眉,“你现在只有十厘米。”


       “就算只有十厘米我也还是那个二宫和也,”二宫和也抱着胳膊看着樱井翔,“你好好上你的班,不用管我。”


       “好吧,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樱井翔最终还是妥协了。






       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觉的盒子已经被樱井翔放在了餐桌上,樱井翔在旁边堆了很多零食,放了平板和手机,还很贴心的给他立了起来。他用樱井翔准备好的清水洗漱之后吃了一点薯片,然后愉快地玩起了平板上的游戏。


       中午的时候樱井翔就回来了,他笑着跟二宫和也打招呼,“心不在焉,工作总是出错,台里又给我放了一天假让我回来再休息一下。”


       “因为我?”


       “不然呢,”樱井翔戳了戳二宫和也的脸,“你一个人在家里我还是不放心。”






       第二天樱井翔坚持把二宫和也带去了电视台,他有自己的办公室,不怕有人发现二宫和也。


       “其实我可以一个人在家里的,玩玩游戏,上上网。”二宫和也说道。


       “然后我又像昨天那样因为工作的时候心神不宁被赶回来?这样下去我会失业的。”


       二宫和也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有些内疚,樱井翔挥了挥手:“nino,你不是我的负担。”






       陪着樱井翔一起,二宫和也才知道原来他每天工作都这么忙碌,他想起自己以前曾埋怨樱井翔不多陪自己,心里有些惭愧。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樱井翔叫了外卖,饿坏了的二宫和也不管会把自己弄得满手满脸都是油,抱着一块炸鸡啃得很开心。




       “nino,你有没有想过……”樱井翔对上二宫和也询问的眼神,“如果你一辈子都是这个样子怎么办?”


       “没想过,”二宫和也摇摇头,扯了一张纸巾,“总有办法能变回去的。”


       “我是说如果。”


       “如果真的不能变回去的话,”二宫和也看着还没吃完的炸鸡,突然觉得没有了胃口,“我也不知道,赖在你这里一辈子?”他试探着说出这句话,观察着樱井翔的反应。




       “没问题啊,”樱井翔坚定地说,“我还是养得起你的。”




       二宫和也把手和脸擦干净,走到樱井翔面前坐下来,认真地看着他:“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发的邮件。”




       那条邮件现在还存在我的手机里。




        “没人规定分手了不能复合,”樱井翔也认真地看着二宫和也,“我没有忘记你,kazu,我爱你。”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眼睛和鼻子都酸酸的,变小了之后心理也会变得脆弱吗,最近自己好像总是忍不住想流眼泪似的。


       


       “那你这次不要想着用一封邮件就甩掉我,还有!我根本就没有答应分手,我没有回复你分手的邮件!”


       “你默认了。”


       “我没有!我没有回复就说明我没有同意!”


       “随你随你。”樱井翔温柔地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樱井翔每天把二宫和也带去上班,在忙碌的间隙里逗一逗小小的二宫,把他的头发揉乱。




       第五天的时候樱井翔的同事佐藤在取材料的时候也看到了二宫和也,第一句话就是“sho君你好闲啊还给你养的仓鼠穿衣服”,二宫和也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狠狠地掐了一下樱井翔的手背说你还笑!






       “nino不要生气了。”直到晚上回到家,二宫和也还是气鼓鼓地不和樱井翔说话,樱井翔见状只好去哄他。


        二宫和也抬头看了樱井翔一眼,招了招手,樱井翔凑过去,二宫和也深吸一口气,看准樱井翔下巴上一根短短的胡须,用力一拉。


       “嗷!”二宫和也丢掉了手里被拔掉的胡子,抬头看着捂着下巴的男友。这个世界真是奇妙,这个人上星期还是自己的前男友。


       “nino……”


       “我现在心情好多了。”二宫和也愉快的站起来,爬进自己的小纸盒准备睡觉。


       樱井翔好笑地看着他爬进小纸盒,换了睡衣盖好围巾,自己也拉开被子躺了下去。






       樱井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不断地想起以前和二宫和也同居的生活,又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他支起上身,看向床旁的纸盒里睡的正香的二宫和也。


       “nino,nino。”樱井翔用手指戳了戳二宫和也的脸。


       “唔……怎么了……”二宫和也揉着眼睛坐起来,“不舒服吗?”


       “我睡不着。”


       “那说明你的工作强度还不够高,明天让台长多给你安排些事情……”二宫和也显然还没睡醒,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闭上眼睛马上又要睡着了。樱井翔忍不住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疼!”二宫和也这下完全清醒了。


       “我睡不着。”樱井翔又重复了一次。


       二宫和也无奈地看着他,难道我长得很像一颗安眠药吗。“那你要什么,晚安吻?”他本来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樱井翔很认真地回答:“可以啊。”


       “那好吧。”看着凑到自己跟前的恋人,二宫和也只能靠近,将亲吻落在樱井翔饱满的嘴唇上。


       “可以了吗……”话还没说完,二宫和也就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樱井翔的身上——而且什么都没有穿。




       什么鬼?!




       樱井翔先反应了过来,手扶上了二宫和也的腰:“原来一个kiss就可以恢复原样啊。”


      “樱……樱井翔……”


      “这可是你主动的。”


      反正今晚他睡不着。






       两天之后,回归了的乐队吉他手二宫和也又开始了乐队的演出。




       这天,正在练习的二宫和也收到一个包裹,上面的收件人写的是“kazu”,他笑了起来,除了自己的恋人,还有谁会这么腻歪歪地叫自己“kazu”呢。


       他打开包裹,然后差点把这个包裹愤怒地扔出去,他看到了自己变小时樱井翔给自己拍的照片——穿着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


       二宫和也把东西一件一件往出拿,都是他变小时候用的,小浴缸,小水杯,还有那些小小的衣服,最下面的是他一直睡觉的小纸盒,那条他当做被子的围巾也放在里面。


       围巾上面放着一枚银色的戒指,下面放着一张纸,二宫和也展开那张叠起来的纸,上面是樱井翔漂亮的字体。




       Marry Me。


       戒指的内侧刻着他们的名字。






       生活中总有些意想不到的小惊喜。




————————————————————


大家好久不见


写这篇累到虚脱 因为并不会分章节写 所以干脆全部写出来一发完

评论(24)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