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壁花少年(1)

慢热型

xgg这章出现的很晚,犹豫了很久还是打了tag,毕竟以后戏份会多嘛!


————————————————————————

二宫和也大概就是那种班里最不起眼的学生。

 

成绩似乎蛮优秀的,但是大家的焦点往往都在一二名身上,不会太在意考第六名的是谁。

身高不高,小小的,总是猫着背,长相挺好看,但是因为对其他人总是有些冷淡,所以女生也不敢试图去接近。

没什么朋友的样子,总是独来独往。会被班里其他男生欺负,但是从来没有还手过,也没有向老师家长打过报告,甚至脸上都不会出现生气的神色,总是一副淡淡的、事不关己的样子,渐渐地连欺负他的人都觉得无趣,懒得再去找他。

 

老师对这个学生也没什么深刻的印象,只有那个新来的美术老师很喜欢他,大概是觉得二宫在美术方面颇有天赋,虽然基本功不怎么扎实。

“但是从他的画里我能看到很多东西啊。”长着圆脸的美术老师托着腮,语气软软地和其他老师这么说到。

 

高中二年级的第一天,圆脸美术老师的第一堂课上,在讲到文艺复兴时他提了一个问题:“德国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画家是谁?”

“有谁知道吗?”

班里的同学面面相觑,不管是从美术还是历史层面来讲,这个问题对于他们来说似乎都有些偏,有人犹犹豫豫地说:“呃……马丁路德?”

“你能知道德国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我很欣慰,但是马丁路德是宗教领袖,我提问的是画家。”美术老师大野智冲着刚才回答的同学笑了笑。

“还有人回答吗?”大野智一边问一边在画室踱步。

“没有人能回答吗,那么,德国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画家是丢勒……”大野智说着,突然瞥见旁边的画板上,有人写着“Dürer”和“Holbein”。

“……和荷尔拜因。”大野智说完,望向画板的主人。一个皮肤白净,头发短短的男孩子,坐在凳子上一手拿着铅笔,一手托腮,面前的画纸上已经有了教室中央石膏像的轮廓。

“那么,有人知道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美术最早表现希腊神话题材的画家是谁吗?”大野智走到画室前方的黑板前,又提了一个问题。

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为什么新来的美术老师一直提问外国美术史。

二宫和也在画纸上写上“Botticelli”。

“谁要是答对了,平时成绩我现在就给他优。”大野智说完看向坐在角落的二宫和也。

学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变大了一些,却无人能回答出这个问题,二宫和也抬起头,目光和大野智相遇,看到大野智期待的眼神,他却没能举起手回答问题,而是选择又低下了头。

“波提切利。”大野智最后给出了答案,他看向二宫和也,后者听到答案后抿嘴笑了一下,却再也没有抬过头。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所有人收拾好画具走出画室,二宫和也动作有些慢,落在了最后一个。他慢吞吞收拾好铅笔,背起包向教室外走去,大野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应该学会参与。”

二宫和也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向教室外走,大野智不慌不忙又接着说:“为什么你不举手呢?”

二宫和也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向大野智,却还是没有张口说话。

“如果你回答问题的话,会有人嘲笑你吗?”

“他们觉得你奇怪吗?”

“我听说你一年级过的不太好,但有人说过,如果你在第一天交到了朋友,那说明你还不错。”

二宫和也终于说话了:“谢谢你,大野老师。但是如果美术老师是我交到的唯一一个朋友,那可有点郁闷。”

大野智笑了起来,伸手揉了一下二宫和也的头发。

 

 

当相叶雅纪跟在国文老师身后走进教室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善意地笑了起来。

“相叶雅纪,你去站在教室后面好好听我讲这堂课,三年级了连‘芍薬’都不会写,老老实实跟着二年级的重新学!”国文老师看上去被那个叫相叶雅纪的气得不轻。

高个子杏眼的男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向教室后走去,站在了二宫和也旁边。

“喂,你叫什么名字?”

二宫和也没有抬头。

“喂——我在叫你——”

“Hello——”

二宫和也终于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相叶雅纪:“你在和我说话吗?”

相叶雅纪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是啊,我叫相叶雅纪。”

“喔……二宫和也。”

 

总是独来独往的二宫和也,在一个音乐论坛上有一个id叫wallflower。去年注册这个id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餐厅的角落里吃饭,人满为患的餐厅里,只有他这张桌子只坐了他一个人。玩手机也许是为了掩饰些许的尴尬,他想起英文老师上课讲的那个翻译是“壁花”的单词,突然觉得很适合自己。

 

其实二宫和也脾气并不差,也不讨人厌,他大概只是怕失去。

如果主动去和人交流,总要向对方吐露心声,总要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去维持关系,要开始忍受对方的缺点,如果有人中途离开,还要自己去慢慢让空缺愈合,不如干脆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好了。

 

但是偶尔也会感到寂寞,一个人的话。

抱着这样的想法,二宫和也买了可乐,走向学校球场,那里即将开始和邻校的足球友谊赛。

他本想一个人坐在角落看比赛,尽管他对足球赛事的规则一窍不通,但当他踏入观众席的时候,坐在第一排的相叶雅纪向他用力挥了挥手,伴随着大大的笑容。

 

二宫和也觉得这感觉奇妙极了,他和相叶雅纪,还有相叶一个叫松本润的朋友,三个人一起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为啦啦队的姑娘们鼓掌。

当球员入场的时候,相叶雅纪激动地向场内喊了起来:“sho酱!sho酱!我们在这儿!”不少人向这边看过来,二宫和也的脸有些红,松本润嫌弃地拍了一下相叶雅纪。

那个被他喊做“sho酱”的黄发男生转向这边向相叶雅纪挥手时,二宫和也愣住了。

 

那个叫做Sketch的音乐论坛上,有一个人气很高的叫做“SakuSho”的人,时不时发一些自己写的歌或者翻唱。二宫和也很喜欢他的歌,常常去给他留言,他也一点架子没有地给二宫和也回复留言,还发过私信两人一起讨论音乐,后来渐渐熟悉起来的时候,两人常常没事也会私信聊些有的没有的内容。

曾经大家都起哄让SakuSho发照片的时候,他发过一张只露了小半张脸的模糊照片,照片中的金发、耳钉,和刚才那个带着队长袖标的“sho酱”一模一样。

 

是他吗?

是他吧。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