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iMiao

铁甲依然在

壁花少年(3)

(1)

(2)

拖太久了怕大家把前面的内容给忘记了所以放了超链接

我好像不是很适合写这种慢热型的长篇  文风总觉得变来变去的

大家不要嫌弃我orz


————————————————————


 

在二宫和也的记忆中,那个秋天的正午,阳光好的像七月,纯净得像剔透的冰一样的阳光铺天盖地,而他看到的樱井翔,金色的头发在阳光里起了一层毛茸茸的雾,于是面目反而模糊。

 

很多年后二宫和也对樱井翔说,sho酱,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后来你对我有这么重要。

 

那张过了很多年都没有怎么变的脸,温柔地微笑着,皮肤透明的质感,在阳光下仿佛可以反射出光来。

 

樱井翔一脸宠溺摸摸二宫和也的头发,将额头抵在二宫的额头上,两人看着近在咫尺的对方低低的笑了起来。

 

 

 

 

 

大抵每个人在学生时代都是痛恨考试的,不论是英文还是数学,测验还是期末,只要是一到考试同学们必定哀声连连,包括一直稳坐年级第一宝座的樱井翔,也会有被考试烦到上论坛吐槽的时候——毕竟毕业班的考试可是最多的。

 

SakuSho:考试真烦:(

 

二宫和也在Sketch上刷出这条消息的时候差点笑出了声,平时他没少听到班里女生花痴樱井翔,无非就是说这个人学习好家境好但是人很高冷看上去脾气很不好。

 

哈哈哈,高冷,你们要是知道樱井翔在论坛上吐槽考试吐槽老师吐槽学校的样子,你们还会觉得他高冷?

 

二宫和也为自己能看到樱井翔的另一面而小小的窃喜。

 

 

 

 

期中考试二宫和也突然考到了年级第五,虽然他以前学习也不差,但是因为懒得做习题所以成绩一直在年级几十名,从来没被关注过,这次名次突飞猛进进到前五名,很多以前对他印象不深的老师和同学也开始慢慢地对这个不爱说话的男生注意起来,班里的男生在体育课打棒球的时候会问二宫要不要一起,女生也会红着脸去问二宫不会做的数学题。

 

 

二宫从小开始在班里一直不是被忽视就是被欺负,被忽视倒还好,国中被欺负那段时间才是最难熬的。

偶尔他做梦的时候还能想起来那段煎熬的时光。

 

梦里全是被扔到垃圾桶里的课本和作业,体育课时砸在他身上的篮球,被弄坏的椅子和更衣室里被泼了颜料的制服。

 

那些令人窒息的画面变成噩梦钻进二宫和也的大脑,像是春天里令人生厌的小飞虫飞进了耳孔,在耳腔里发出嗡嗡的振翅声,伴随着国中同学或冷漠或戏谑的眼神,让他每每从噩梦中挣扎着醒过来时惊出一身冷汗。

 

那段时光回想起来痛苦又漫长,教室宽大的玻璃窗外明明是阳光灿烂的晴朗世界,而自己坐在教室里,却像被困在了黑暗潮湿的闷热洞穴。

 

 

还好,都过去了,现在在高中,只是被忽视而已,没关系的,没有朋友也没关系,只要不去接触其他人,就不会有朋友,只要不得到,就不会失去。

 

 

而在这次期中考后办理同学对自己态度的改变,令二宫和也受宠若惊,同时又伴随着隐隐的不安,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过了一周,班主任老师收到一封匿名信,举报二宫和也期中考试作弊。

 

信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办公室的门下的,里面非常详细地写了二宫和也在考试的前一天趁办公室没人偷了考卷,所以这次考试的成绩才能进步那么多。

 

老师虽然只是悄悄地叫二宫去了办公室问话,但是事情还是被来办公室交作业的同学听到了,一到教室一传十十传百,整个二年级都知道二班那个二宫和也期中考试之所以能从几十名一下考到第五名可能是因为偷了考卷。

再加上很多以前名次排在二宫之前的同学都对二宫不服气,都在八卦这件事的时候用了陈述句,导致二宫和也作弊仿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明明,就是没有的事。

 

只有自己知道考试前自己默默地温了多少遍书,做了多少道习题,熬了多少夜,才考出一个好的成绩,想让妈妈给自己买那把看上了好久的吉他。

 

然而好不容易考到了年级第五名,吉他刚拿到手,却发生了这种事。

 

 

 

放学后的监控室拉上了厚厚的窗帘,老师和二宫和也站在发着冷光的屏幕前,幽幽的光照亮了每个人带着不同神色的脸。

 

监控里的二宫和也背着书包进了办公室,没过多久手里拿着一叠纸,一边走一边装进了书包,消失在楼梯口。

 

 

所有人都沉默了。

 

 

二宫和也想起那天,他去办公室找大野智老师向给他还之前借的画册,进了办公室之后发现只有班里的安藤在办公室里,安藤看到他后很自然地问他来做什么,然后告诉他大野老师不在,又在他准备出去的时候给自己一沓白纸说是废纸让他帮忙扔掉。

 

二宫看到全是崭新的白纸觉得有点可惜,心想拿回家做草稿纸也不浪费,于是在出了办公室以后,顺手把纸全塞进了书包里。

 

可在已经认定二宫和也有作弊嫌疑的老师眼里,二宫所做的,正是偷了卷子,出门塞进了包里的行为,所以这次考试才能够取得比以前高出那么多的成绩。

 

百口莫辩。

 

纵然大野智老师一再证明那天确实是他让二宫和也去办公室找自己还画册,但是二宫在监控里的行为还是很难去解释。

 

更何况二宫和也说自己手中的纸是安藤给自己让自己帮忙扔掉的,但是耐人寻味的是监控中并没有出现安藤的身影。

 

 

二宫和也能猜到是安藤搞的鬼。平时一直排在年级前三的安藤,期中考试因病没能好好复习,掉到了二十名开外,听说他父母对他的成绩一向要求十分严格,即使这次考试失利是因为生病,却还是被严厉批评。而自己作为这次考试成绩进步最大的人,就成了安藤的迁怒对象。

反正自己没有朋友,看起来也弱弱的,就算被欺负了也不会怎么样。二宫和也甚至都能猜到安藤心里的想法。这种事他在国中时期经历了太多。

 

 

 

“哟,这不是我们年级第五名嘛,早上好啊!”

早晨一进教室,就收到了这样令人不快的问候。

最近二宫和也的绰号变成了“第五名”,起绰号的人大概本意是想羞辱二宫和也,但是二宫和也自信成绩是自己考出来的,被这样叫也并没有觉得羞耻。

只不过好像又回到了国中时期而已,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总会熬过去的,二宫和也这么安慰自己。

    

因为也不能确定二宫和也装进书包里的究竟是白纸还是考卷,再加上他的辩解,教务处迟迟没有做出对这次事件的处理,但二宫知道,如果时间久了自己还是没有给出没有作弊的证据,被记处分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学校很小,在很小的学校里,任何八卦或早或晚都会传得全校皆知,当相叶雅纪,松本润和樱井翔三人听说作弊事件时,事情也不过发生了三天而已。

 

“哎,我说,nino不像是会为了考试成绩做出这种事的人啊,我记得他之前成绩也不差的吧,他只是不爱学习,但是努力的话考到年级第五应该也没有很难吧?”

 

三人吃过午饭后回到空空的教室,相叶雅纪趴在桌子上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也觉得,虽然和他接触不很多,但是感觉他很单纯,不至于为了一次期中考试而犯这样的错吧……翔君你说呢?”

 

“啊?啊……我不太清楚……”樱井翔一直低头刷着手机,突然收到松本润的提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含含糊糊地应付着回答了两句。

 

Wallflower已经几天没有更新动态了,也不回复消息,樱井翔发给他的私信全部显示已读,但是都没有回复。

 

出什么事了吗?为什么看到消息却不回复呢。

 

 

 

在走廊遇见樱井翔的时候,二宫和也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打招呼。他知道自己被怀疑作弊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之前还叫自己一起打棒球问自己习题的同学现在已经和最开始一样完全当他不存在了,所以他不确定樱井翔他们在听说了作弊事件后是否还会拿自己当朋友。

 

踌躇了一下,二宫和也还是决定鼓起勇气打个招呼。

 

“嗨翔君,中午好……”

 

声音不大,但是二宫和也觉得樱井翔应该听到了。

 

而樱井翔连他看都没看一眼,和旁边的同学说着话与二宫和也擦肩而过。

 

    

像是凛冽的寒风从黑暗里突然吹过来,一瞬间卷走了所有的温度。

冰川世纪一般彻骨的寒冷。

以及突然消失的光线。

 

抬起来打招呼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中,又无力地垂了下去,二宫和也抿抿嘴,低头走了。

 

 

 

樱井翔在走过了两步之后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茫然地转过身去,二宫和也却正好走进了教室里。

疑惑地眨了眨眼,樱井翔回过头来和旁边的同学笑着解释,没什么。


评论(5)

热度(33)